CCGPCR00001042


 
 


                           我看44届格兰密奖
 
                               黄楝

  在英语世界的音乐颂奖礼中,自然是以每年的格兰密最引人注目,今年也不
例外。

  节目的开头最为搞笑,主持人约翰·斯图尔特 (Jon Stewart)出场时,遭到
仿似保安人员的搜身,最后被脱得只剩下一条底裤,艺术再现美国机场保安的紧
张状况,包括脱鞋检查、仔细搜身等,轻轻巧巧地幽政治一默,这次格兰密就在
这种欢快气氛中开场了。

  我不禁联想到前不久看到报上说,有不少美国妇女投诉,说有保安人员借安
检之机,大吃豆腐,于是使她们忍无可忍向有关部门投诉。当局调查后,认为她
们投诉的只是个案,不了了之。我想,在“9-11”后,美国人民在机场的经历,
是他们津津乐道的吧。难怪在格兰密的颂奖礼上,在这个题目上大做文章。

  克雷斯汀娜·阿瓜勒拉(Christina Aquilera)与几个黑人歌手合唱一曲,让
我注意力重新积聚荧屏。这位克雷斯汀娜,这几年很红,但越红越怪,每次在电
视上看到她,她就变得比上一次更妖艳。她才出道时,在“木兰”中配唱“沉思
”(Reflection)的清纯姿态,已分毫不存,弃之贻尽,可为一叹。愤世忌俗的恶
弥能(Eminem)在其歌中,对这位当红女歌手极具讽刺之能事,也许并非偶然。当
然,这位恶弥能(喜欢我的译法吗?)对什么都要说几句风惊话,连他的歌迷也不
放过,自然不会放过对阿小姐恶语相向的机会。我盼望看到这两位冤家坐在一起
,一定有趣极矣。

  说起恶弥能,他可是上届格兰密的大红人,由格兰密主办单位主席和 CEO迈
克尔·格林(Michael Greene)先生亲自介绍出场,格林还为此致词,说应对恶弥
能容忍,就是坚持言论自由,让对话和争论去发现机会。“It takes tolenrance
to teach tolerance。”(用宽容来教会大家宽容)于是,恶弥能成了“言论自由
”这一理念的象征。上次葛兰密让恶弥能与尔顿·约翰(Elton John)合唱一曲“
斯丹”(Stan)中结束。因为恶弥能在他歌中表达对同性恋的厌恶和讽刺,而尔顿
·约翰是乐坛最著名的同志,最近还留遗嘱,让他男朋友可以在他身后继承遗产
。恶弥能与尔顿·约翰合唱一曲,自然另具意义。

  今年的格兰密,恶弥能就消声匿迹了,除主持人讲到去年趣事时,提到过他
,他基本没有露面(现场或录影)。我想,由于去年“9-11”的影响,人们已不能
再面对更多对暴力的谈论,以歌中充斥暴力和血腥而闻名的恶弥能,也渐渐没有
市场,因为以戏谑的语调谈到暴力,大家不再觉得好笑,相反,民众对此很反感
。这位恶弥能也不再那么红了。当然,他也是长大的时候了。

  迈克尔·格林先生每年的致词,都很具意味,颇多玩味之处。今年讲的是用
数码形式互换文件,免费下载音乐,使乐界蒙受巨大损失,实为非法云云。我倒
觉得,他这番话,应该去年讲才对,因为去年此时,正是 Napster全盛期,但面
临诉讼,前途未明,在那个时候,正是讲这番话的时候,现在来讲,未免落伍,
因为去年 Napster被判互换音乐文件为非法后,这一年多,网上数码音乐下载,
已成式微。不过,在网上免费下载音乐大势已去之时,再来个盖棺论定,似乎也
有必要,因为网上又有其他文件交换的网站,别出心裁,要钻法律空子,唱片公
司烦不胜烦。

  我对他每年致词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他讲音乐可以提高智力水平,音乐训练,
对人类智力发展,有很深的影响。这方面例子,当然很多,按下不表。

  回头来看格兰密,今晚的大赢家,自然是阿丽莎·克斯( Alisia Keys),连
夺几项大奖,而且,她的服装、化妆,均相当与众不同,加之可以上台显露,光
彩照人,压倒场中诸多女星,自不必说。她的那首《倾倒》(Falling),带着灵歌
与爵士风,别有一番韵味,看来,去年在北美歌坛,大家欣赏这种轻飘飘的东西
,加之阿丽莎的相貌,相当地抢眼,她之窜红,这一因素,也不可忽视吧!

  U2今年保持了去年的势头频频夺奖。我认为,主要是因为没有多少强有力的
对头,他们的奖,我想也拿得差不多了。人情有时就是这样奇怪,有时,是喜新
厌旧,新人容易出头,有时,有时大家就喜锦上添花,把奖给一些老手,虽然这
些老手并无可圈可点的成就。没有太多新人,年年老面孔,就没多少人爱看了。

  说起老,这个勃伯·迪冷(Bob  Dylan)实在有点太老了,这几年,这位三十
年前越战时以反战歌曲而名嘲一时的民歌手倒是经常在格兰密露面,可能美国人
民最近想重温当年反战的豪情吧。不过,撇开其政治意义,单从音乐的角度,勃
伯·迪冷新近的表演有点太痛苦,有些令人惨不忍睹的感觉。

  颁奖几日后,我与一位主席团(Board of Governors)成员聊了一下,得知他
因为机场安检时间太长,就放弃坐飞机,改为驾车去参加盛会,好在他住加州北
部,到南加州的洛杉玑也不过几小时车程,对于习惯开车的美国人来说,实在是
如吃一块蛋糕一样容易。他告诉我,主席团成员的票价是四百美元一张。他关于
安检时间太长的抱怨,正好可为本届格兰密的开场秀注脚。

  盛会之后,曲终人散,我们又继续我们的生活,但愿明年的格兰密能给我们
带来一点不同的感觉,使我们平淡的生活能在美妙的音乐点缀下多几分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