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德国的政党利益与双重国籍纠纷 


    本月13日德国联合政府(社民党、绿党)正式提出了国籍法改革方案,其 
新规定不仅会使外籍人士更加方便地取得德国国籍,同时也将合法批准双重国 
籍。在此之前,在野党(基民党与基社党)即表示反对,并决定发起签字运动, 
试图通过议会外群众运动向政府施加压力。 

		问题的普遍性与欧洲联盟的态度 

    二战结束后,随着经贸的全球化发展和人口的加速流通,外籍劳工入籍与双 
重国籍问题早已成为国际社会的普遍问题。如今该问题在德国引起轩然大波不啻 
是向所有有关国家提供一个极好的讨论机会。以下首先介绍欧洲联盟的态度。 

    就入籍问题方面,近年来欧洲联盟本着“尽纳税义务者,同享政治权利”的 
人道主义精神与促进社会融合的目的,再三向其成员国作出“简化入籍手续”与 
“允许外籍人士参加地方选举”的呼吁。至于双重国籍问题,则没有制定任何具 
体规定。但是就发展趋势观之,欧盟范围内允许双重国籍的国家越来越多,今后 
其方向也不致有所改变。目前除了德国、奥地利、卢森堡、瑞典、西班牙、芬兰 
之外,其他9个成员国均已在法律上批准双重国籍。如果本年中期德国的国籍法 
修正方案获得通过,那么自将加速其他国家的改变。 

		对双重国籍的不同态度 

    由于欧洲联盟对方便入籍问题已有明朗的态度,一般略具规模的政党多避免 
在入籍问题上大做文章,因此双重国籍问题便成为此次德国政党争议的焦点。大 
体上,参与争执的政党多持以下两种态度:赞成者认为,允许双重国籍可增加申 
请入籍的人数,从而达到加促社会融合的目的;可使更多的人早日获得平等就业 
机会和参政权;可使入籍者避免放弃原籍的麻烦(往往得支付昂贵手续费,程序 
冗长、繁琐,不获原籍国的批准,甚至给亲属带来不利的后果);入籍者不必因 
为丧失原籍而丧失原居地的不动产的持有权或丧失遗产继承权;要求入籍申请人 
只对入籍国效忠是个不现实、不近情理的要求;由取得双重国籍引发的纳税问 
题、双重投票问题与兵役问题完全可通过“以主要居住地的法律为准”的规定来 
解决,更何况目前改变传统的征兵制为募兵制的趋势迟早会使兵役问题彻底解 
决;可排除入籍者无法于退休后重返故居的顾虑。 

    反对者则认为,放弃原籍才能表示对入籍国的忠诚;批准双重国籍必然使得 
许多外国人以家庭团聚为由移民至德国,从而造成严重的失业问题和兵役、纳 
税、投票、犯罪、宗教冲突等社会问题;一旦给予德国国籍便无法要求已入籍的 
犯罪分子离境。 

    就上述正反观点加以比较,反对者的态度虽然保守,但对“导致大量移民” 
的顾虑似乎并非无的放矢。鉴于此,就有必要分析一下德国政府的一贯政策与现 
下在野党的真正用意。 

		德国的一贯政策与实际状况 

    出于种种历史原因,德意志国家(德、奥、瑞士)始终认为自己是“非移民 
国家”,因此入籍手续也远较移民国家(美、加、澳等)和其他欧盟国家为严格, 
法律上也不允许双重国籍的存在。 

    自六十年代大量引进外籍劳工以来,欧洲大多国家的人口结构已起了巨大的 
变化。以德国、奥地利(瑞士的情况应该大同小异)为例,目前在该两国生活、 
就业,而出生地为外国的人口在全国人口所占的比例已远远超过美国这个传统的 
移民国家。因此尽管德、奥不承认自己是移民国家,而事实上比移民国家更具“移 
民色彩”。 

    当九十年代初华沙集团土崩瓦解之时,大批东欧德裔人士提出了移居德国的 
愿望。当时的基民党、基社党联合政府对此欣然表示欢迎,原因是这批新移民对 
“共产”、“左派”深恶痛疾,前往德国后当然会投保守党的一票。于是凡能攀 
上一点德国血缘的东欧人士及其眷属纷纷移居德国,短短数年之内,人数竟达数 
百万之多,其中,将近有200万人持有双重国籍。政府为了在法律上有所交待, 
便视这200万人为“例外情况”,同时根据一项不予执行的法律规定,这批人应 
当适时放弃原国籍...。由此观之,德国虽然法律上不允许双重国籍的存在,但在 
一定的需要下,也可以造成相反的事实。德国政府种瓜得瓜,在1994年的议会 
选举中,便曾因为有来自东欧移民(德人称其为“迁居者”Aussiedler)的数百 
万“铁票”支持而获得大胜。 

    如今,德国境内约有737万外籍人口。一旦新上台的联合政府的改革方案获 
得通过,便意味着约占半数的人口将会取得双重国籍,而其中多数又是倾向于投 
票给社民党的土耳其人。因此,德国保守党的顾虑,倒不是移民人口的增加和失 
业问题,因为大量东欧移民就不曾产生过严重问题;也不是双重国籍问题,因为 
目前的200万双重国籍原就是保守派自己制造出来的“问题”;保守派真正的顾 
虑其实是来自亚细亚伊斯兰教文化圈的大批土耳其人将取得德国国籍,和这批人 
支持执政党的倾向。至于为抵制此一发展而发动群众运动的后果,必然是扩大族 
群间的隔阂和抵触欧洲联盟促进社会融合的精神。 

(完)1999.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