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的烦恼


  本年初夏,美国市场上推出了一本以《希特勒的自觉自愿的刽子手----德国
的普通老百姓与犹太人之灭绝》为题的社会科学专著,作者为年仅35岁的哈佛大
学政治系副教授丹尼.哥德哈根先生。


  当这本书排榜为十大畅销书籍的消息传到德国之后,新闻界与学术界为之震
惊。八月初,当该书的德文译本已在德国书市出现之后,作者始接受德方的邀请
前往德国,与德国专家进行答辩。

  哥德哈根走访德国期间,首先由向以自由主义风格标榜的《明镜周刊》的发
行人亲自发难,进行了一场激烈的辩论。随后,又在四个大城市的电视台与各方
面的专家进行了讨论。出人意表的是,经过几场“阵仗”之后,观众与读者对哥
德哈根的论文宗旨,绅士风度与答辩技巧表示热烈赞赏,绝大多数为捍卫民族尊
严而对受邀方进行鞭策的专家们却得不到群众的认同。以下,笔者就正反两方的
主要观点略加介绍:

  1.反对意见:由犹太人在德国受到迫害的事件,作出德意志人民具有消灭其
他种族的本质或个性的结论,就方法论而言,是一种循环论证。

  哥德哈根:如果说,由于排犹事件发生在纳粹政权时期,便断称只能由纳粹
政府担负责任,或说与人民无关,也同样是一种循环论证。自1938年琉璃夜事件
起,到战争结束止,在德国只能找到支持排犹政策而找不到任何反对的声音,便
是最好的证明。更何况在此期间,德国民间曾经对国家的许多其他政策提出过反
对意见。因此,将纳粹政权与带有浓厚排犹意识的人民加以区分的传统办法是不
正确的,这也就是“自觉自愿”提法的来由。2.反对意见:作者对原始资料的取
舍具有严重的选择性。例如对“武警”(Polizeibataillon)暴行的叙述,便不能
得出全体人民均如此如此的结论。因此作者犯有断章取义、以偏概全的毛玻

  哥德哈根:以“武警”的所作所为作为个案研究对象,关键在于取其代表性,
而不是作歧视性的素材选择。“武警”的代表性在于其成员遍及各个社会阶层,
绝非受过特殊培训的精卫队分子(SS),他们之能够在大街小巷以残酷的手段迫害、
杀害犹太人,说明一般人民支持排犹、灭犹政策。同时,撰写此书的目的在于探
讨消灭犹太人政策的社会基础,而不是去介绍德国人此际的所有经历。3.反对意
见:综观波士尼亚、卢旺达事件,可理解民族纠纷是历史上经常出现的现象,不
应断言这是德意志人独有的个性。

  哥德哈根:比较研究的目的在于找出问题的通性、特性与规律,而不在于把
问题淡化与相对化(relativieren)。德国人灭犹、排犹的特点在于,德人与犹
人之间并不存在任何纠纷,同时德人甚至超越国境四下追杀犹太人,该行为既带
有传统的反犹太的宗教因素,又带有极其狭隘的种族主义反犹色彩,(笔者按:
即便纽伦堡法令第二条也只禁止德人与犹太人之间发生性关系,黑人与吉卜赛人
则不受影响)因此它是独一无二的。4.反对意见:何以证明德意志人曾经具有反
犹、灭犹的民族个性,而如今又表现在何处?

  哥德哈根:所谓民族个性当然是指一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当条件改变,该
个性也随之改变。德意志历史的特点在于民族主义形成的时期并不象其他民族曾
拥有统一的国家,而是长期建立在共同文化和血缘的强烈认同基础之上。战后的
德国是一个民主社会,民族个性自然不同于纳粹时期。5.反对意见:许多德国人
在排犹时刻并不了解其行为的动机何在,而只是听命于上头的指示。

  哥德哈根:不同意这种“无动机杀人”的解释。排犹、灭犹不只是在集中营
里进行,同时也发生在全国的大街小巷。老百姓既是知情、赞同,又是积极配合。
6。反对意见:作者应了解排犹、灭犹事件发生在集权、专权时代。

  哥德哈根:希特勒的集权与斯大林的暴政有所不同,前者受到人民的拥护,
后者则是赤裸裸的暴力。自从纽伦堡大审将一批纳粹领袖以违反人性罪处以极刑
之后,德国人民为之松了一口气。此后,将一切罪责一股脑地推在纳粹专权的身
上,便能够昂然无虑地迎接新生活。至于为何纳粹政权及其政策受到广大人民的
支持一事,则鲜有人认真提出、探讨。长年以来,“集体责任”一词几乎是德国
人民最感厌恶的字眼。任何人作出如是主张,毫无疑问地会受到集体的围剿。

  七十年代的学生运动首先对德国的“官方史”和父母辈在排犹时期的行为提
出质疑,但毕竟由于与社会隔离,其影响仅及于知识界。此后,直到七十年代与
八十年代之交,当美国推出一部名为“灭族”(holocaust)的电影巨片并获得最
佳影片金象奖之后,才在全德国范围造成轰动,并引起广泛的讨论。然而尽管如
此,“集权”、“暴政”仍旧是老一辈人士的托辞,其中偶有较坦然者,至多承
认自己当时全然出于“懦弱”不敢对当局提出异议,至于勇于担负责任者则是绝
无仅有。

  近两年来,德国突然出现了一个极端反常的现象,即有关基督宗教的反犹太
传统,《新约》的反犹内容,中古时期德意志社会的反犹活动,浪漫主义时代德
意志思想家的反犹情绪,希特勒的反犹思想根源,纳粹时期教会的沉默,常人在
群体压力下的表现等等方面的书籍突然一本本地出现于书市,有关议题的讨论也
在学术界与新闻界广为展开。再加上二战结束五十周年的一系列纪念活动的刺激,
年轻人似乎暗地里早已得出了“老一辈得担负集体责任”的结论。该发展说明,
为何哥德哈根的著作能够在德国造成如此大的旋风和反响,其主要观点也能获得
大多数年轻人的共鸣。

  顺便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哥德哈根的论著与辩才均属上乘之选,但是同样的
观点早有德、奥的犹太人学者提出,比之更具学术价值的专著也是比比皆是,然
而其之始终不受注目的原因大致有二,一是德国人到九十年代才真正成熟,二是
花为美国畅销的香。

  《留德学人报》96年9/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