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法西斯主义-民族社会主义

                                俞力工


  去年一月底,为纪念奥斯维兹集中营解放五十周年,德国某电视台放了一部
晚场记录片。事後发现不但收视率甚高,年轻人占观众的比率又出奇的大。从此,
各电视台不再敢掉以轻心,无论是逢诺曼地登陆日,或德国投降日,或纽伦堡大
审,均轮流播放各种有关影片。据年终回顾时估计,九五年内所播放的二战回顾
讨论节目和影片量超过前二十年的总合,同时民众的反应也非常热烈,以至於直
到目前,某些电视台还在继续播放这类影片,以满足民众不断提出的要求。短短
一年之内提供如此大量的信息,难免造成激荡,而“为什麽在德国会出现法西斯
主义?”这一问题,则可说是诸多问题中的核心问题。本文部分根据九五年所收
集的资料,尝试对该问题做一概括。


		            形成的原因

  德国法西斯主义又称为民族社会主义(Nationalsozialismus),发展过程大体
上可分为1919-1929酝酿时期,1930-1938壮大时期和1939-1945侵略和崩溃时期三
个阶段。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後(1914-1918),多数国家均能朝着民主、繁荣、裁军、
和平的道路迈进。然而刚刚摆脱封建帝制,被迫接受苛刻降和条件,尝试建立议
会民主的魏玛共和国政府,却面临着多方面的严峻挑战,下文仅就荦荦大端者略
加说明:


   		             民族问题

  1919月年6月28日所签订的《巴黎和约》,除迫使德国放弃所有殖民地和一切
非德意志人的居住地之外,还得把工、矿业集中,德意志人口又占多数的上西里
西亚的东部地带,把德意志居民占多数的但泽湾区(Danzig)和波兰走廊交予重新
获得独立,别无其他海港,经济又极端落後的波兰管辖,以及把德意志人口密集
(三百多万)、工业发达的苏台德地区让予捷克。这些措施顿然间使德国境外的德
意志人口形成欧洲范围内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之一(八百万,与犹太人同数)。战
後散布在捷克、波兰、苏联、罗马尼亚、南斯拉夫、立陶宛等地的德意志人口往
往在“土地重划”、“土地改革”、“国有化”的名义之下遭受驱赶和盘剥。情
况严重时,德意志居民(如在上西里西亚)甚至得武装起来进行自卫。因此战後的
德国民族问题始终是国际联盟会议上争挚不休的议题,也是德国极右分子激发民
族感情,煽动复仇主义情绪的最佳宣传题材。


		         战责与赔偿问题

  议和时期,中欧集团除了不断受到战胜国代表的羞辱之外,还必须接受《巴
黎和约》第231条有关单方承担战争罪责的条款。彼时,战胜国的优先考虑在於,
如何透过限制军备、军事占领、割地和赔款等手段,使德国永远不再具备西侵的
能力。由是法、英、比三国根据《和约》有关驻兵十五年的规定,在莱茵地区进
行军事占领(於1930年提早撤军),除此,按条约规定,限制德国的常备军于十万
人之内,并要求德国以45年分期支付总额达2260亿金马克的战债。1923年,法、
比两国又因德国无力履行分期付款义务,派兵进驻鲁尔地区。同时在法、比等国
的阻扰之下,再三否决德国加入国际联盟和参与一般性国际活动(如运动会)的要
求。诸如此类的行动,难免一方面使德国的经济危机加剧,另一方面更加激化德
人的复仇情绪。


		      经济危机与社会动荡

  德国东部领土的丧失同时意味着大量劳动人口、物质资源和粮食的失却。当
局为了应付战债,不得不靠滥发通货向人民套取物质与服务。战前美元对马克的
汇率原在1比4左右,1923年月1月初已发展为1比7260马克,同年11月20日则跃升
至1比4.42兆。高潮时期,德国政府甚至得同时发动33家印刷厂和12家纸厂,以保
证钞票的供应。

  经济危机对来自前线和经裁军後退伍下来的数十万军人所造成的冲击自然最
烈。就在这批危险性最大的社会群体未及安顿之时,对资本主义民主政府持怀疑
态度和否定态度的左派政党则频频发动罢工与政变。于是乎,惟恐德国苏维埃化
的资本家、失业军人、失业工人、地位岌岌可危的中产阶级、右派政客、地主以
及反对农业合作化的农民便自然而然地结合为规模庞大的右派抗争团体。


		  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工人党

  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工人党(NSDAP,下文简称纳粹党)的惯用中文译名为“德
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由於该译法完全不能突出纳粹党的狭隘民族主义内涵,
其合宜性便颇值商榷。

  纳粹党的前身为德意志工人党(DAP),成立於1919年1月5日。希特勒加入该组
织後,於1921年改其名为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工人党。纳粹党的主要诉求为:反
对《巴黎和约》;视战败于法国为莫大耻辱;歧视犹太人和一切非雅利安人种(有
关犹太人的问题将另辟篇幅讨论);反对混血;主张将所有日耳曼民族囊括在德意
志帝国境内;德意志帝国必须向东欧扩张,以争取生存空间;反对共产主义、自
由主义、政党政治和议会民主;主张将德意志帝国建为一个不分阶级,没有特权
和不存在少数利益的人民社团(Volksgemeinschaft)。 使之与意大利的法西斯主
义比较,两者最大的区别在於,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具有极为强烈的反犹太情绪。

  纳粹党在第一阶段期间(1919-1929),亦即魏玛政府逐步克服困难趋向稳定的
时期,在国会中所占席位始终不超过7%。1923年政变失败後,虽经改弦易辙放弃
暴力,也只能在1928年的国会选举上获得2.4%的席位(社民党31%,共产党11%)。然
而到了1929年夏,纽约股市狂泻引发世界经济大恐慌後,受害最烈的德国局势便
急转直下,情况最严重时失业人口超过600万,结果使纳粹党在1932年7月31日举
行的第六次国会选举上,取得了第一大党的地位(占38%席位)。

  1930-1938年的第二阶段,不但是纳粹党趁乱起家的发迹时期,也是它不择手
段巩固地位的时期。以下,不妨列举一些较突出的事件以揭示其独裁内容:

  1933年1月30日希特勒就任帝国总理;

  2月27日借口共产党焚毁国会大厦大肆逮捕异己份子并开始建立集中营;

  28日通过“危急法令”限制帝国宪法所保障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等基本权
利。把纳粹党的武装组织(突击队SS与精卫队SA)提升为具有与国家警察同等地位
的公安组织;

  3月11日突击队与精卫队攻击犹太人的商店;

  24日通过“授权法”将立法权并归内阁,自此纳粹政府的任何行为均披上了
“合法”的外衣;4月1日颁布法令禁止犹太人担任公职;

  11日通过“全国一体化”政策,在各级地方政府安插纳粹党的委员会或帝国
委员会,禁止一切其他党派、工会活动,将一切民间社团均组织成听命於纳粹党
的附属团体,把党的文化政策贯穿於全国各个文化领域;

  1934年6月30日整肃党内反对派(SA,突击队领导成员),其地位则由精卫队(
SS)取而代之;

  8月2日帝国总统兴登堡逝世後,希特勒一身兼任总统和总理两职,要求国家
军队向领袖而非国家宣誓效忠。这时,纳粹党的独裁不仅在事实上,同时也在形
式上宣告完成。此後,法律逐步让位於行政命令,行政命令让位於领袖指示;

  1934年至1938年期间,希特勒整兵精武,力图摆脱一切对外的依赖和债务,
及至1938年自认羽毛已丰,便开始对外进行侵略,直到1945年的彻底失败。

  希特勒最初的全球战略构想也分为几个步骤。首先他试图把德国于第一次世
界大战战败後的失地收复(如捷克、波兰、萨尔地区),并对法国、比利时给予适
当的惩治。第二步是在争取英国谅解的情况下,进兵苏联,以使德意志帝国的疆
域扩充至乌拉山山脚,完成“大欧洲”的统一。最後,便是在巩固以德、英为核
心的“日耳曼大帝国”的基础上,打败“血液受劣等民族污染”的美国,从而达
到征服世界的目的。

  纳粹党的意识形态纯然是从毫无科学依据的种族主义理论出发,而其最大的
失算就是遭到同为“民族兄弟”的英国人的无情抗击,同时也没预料到“劣等民
族”如俄罗斯人并非如想像中的那麽不堪一击,更离奇的是,他们在屠杀吉普赛
人时,竟不会想到该民族同属雅利安人人种而手软。


 		     关於法西斯主义的讨论

  数十年来,有关法西斯主义形成原因的讨论尽管形形色色,早期却可分为左、
右两种观点。前者一般视法西斯主义为处於经济危机时刻的资本主义的挣扎方式。
不言而喻,这种社会发展史分析法的焦点置於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矛盾之上,而
且从法西斯政权与金融资本和工业资本之间的密切合作 (在军工体系建设和反共
方面)也可为这种分析提供大量佐证。

  右派观点一般均自觉地回避一概而论,同时在从事个案研究时,的确也可举
出大量事实否定资产阶级在法西斯统治期间起着主导作用。随後又出现所谓的“
极权主义论”,强调西方法西斯国家与共产国家之间实质上并无二异,希特勒的
某些手段(如党政不分、党政委制、思想控制)甚至是抄袭自共产国家。

  七十年代初,欧美国家学生运动处於高潮时,“极权主义论”广为各派人士
滥用,以至于连亚、非、拉地区的封建统治也都冠上了“法西斯主义”的称号。

  实际上,法西斯主义的确是近代历史条件下的产物。首先,种族主义是十六
世纪殖民主义出现後才形成的新思潮。尤其是达尔文提出进化论之後,更是给该
思潮提供了“科学”的依据。因此,任何强调本民族、本文化、本道路优越性的
唯我独尊者,和任何把“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一动物界规律强行套用於人类
社会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不论是德意志人,俄罗斯人、日本人或中国人,均系
法西斯主义者的同路人。其次,法西斯主义多发生在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辉煌记
录,而後处於国势衰落、战争失利、民主运动触礁和受经济危机困扰的社会。在
这惶惶不可终日,尊严扫地的时刻,任何一个处境岌岌可危的小人物(如当前的光
头帮,Skinheads),经灌输了“历史使命感”之後,均会奋不顾身地充当法西斯
政客的马前卒。最後,法西斯的敌对世界(Feindwelt)究竟为何,一般说来纯属偶
然,更确切地说,纯属机会主义的选择。在一定情况下,假想敌人既可能是手无
寸铁,处境较自己更加不利的吉普赛人、犹太人、外籍工人、难民、左倾份子,
也可能是民族资本家、知识份子、农村里唯一拥有文化的地主阶层或在其他时代
易於打击的异己份子。尽管,有时法西斯主义者在面对敌对者时,会发现遭遇到
的是个强硬的对手,然而关键在于,在最初的主观判断上,他们都认为是在强食
弱肉,或铲除对本民族、本国家造成危害的败类。


 		     法西斯主义讨论的现实意义

  近年来,欧美地区正处于迎接下一场经济大战的整顿阶段。各大企业无不亟
亟改组、精简、裁员、合并,各国政府也在社会主义对立面消失的情况下,争相
加税、加价、裁减社会福利。于是乎,冷战结束後的西方社会,特别是低阶层,
反而出现了焦燥的危机情绪。这时,极右派者如德国的共和党与奥地利的自由党
便应运而生,给人一种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的印象。实际上,如今欧美地区经济
相当稳定,民主政治文化牢固,排外主义至多是保守政客一时滥用的政治手段。
不难预料,往後民众对法西斯主义的了解越加深刻,对保守党的压力也就越大。
这就难怪许多评论家认为,有关二战回顾的讨论是社会民主党派的最佳助选宣传。
去年底,奥地利议会选举时社会党获得大胜便是一个直接的结果。

  当前,就全球范围而言,最大隐患毫无疑问来自具有法西斯主义复辟可能的
俄罗斯。一旦基里诺夫斯基领导下的自由民主党与共产党携手合作并取得政权,
单是提出恢复苏联与华沙集团原状的要求,便足以使冷战结束後出现的和平希望
化为泡影,使裁减核武器与常规武器的计划束之高阁。如果再经过法西斯阵营的
重新组合,则可能使国际紧张局势超过前一次的冷战时期。鉴于此,摆在西方国
家面前的似乎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尽快通过北约组织的东进政策扩张实力。但是
该作法将冒牺牲俄罗斯的改革派的风险;二是尽快对俄罗斯的经改提供有效的援
助,以使改革派渡过难关。然而自从马歇尔计划(一种临时性计划)後,西方即不
再出现过类似规模的援助计划。至於北约这个集体防卫军事组织,却在不断地完
善化。出於方便与习惯,西方国家自然倾向於采取前种措施。

  《莱茵通信》96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