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德国霍尔兹曼公司的破产事件看市场规律

                               俞力工


  11月23日,德国的菲利普霍尔兹曼公司宣布“由于积欠24亿马克债务无法周
转,即日申请清盘”。消息发出后,不只是该公司股票暴落90.5%,甚至德国、欧
洲股市也受到沉重打击。霍尔兹曼公司的职工与同情者更不待言,为了保全就业
除了在各大都市举行示威活动外,还在那些拒绝对该公司施出援手的债权银行门
口进行抗议。在媒体的大篇幅报导、渲染之下,该事件眼看着即将发展为严重的
社会动乱。

  霍尔兹曼公司系有150历史,7万名职工,属规模第二大建筑企业的“德国工
业旗舰”。突然之间落得如此下场自然是个极其棘手的问题。根据德国一般情况
,创造一个就业机会就必须增加25万马克的投资,一旦7万职工的就业受到威胁,
对社会的影响不能说是不大。

  经过德国总理施罗德的周旋,同月25日霍尔兹曼公司随即宣布“得到政府与
私立银行的资助,撤回清盘申请...”。此刻,7万职工击冠相庆,公司股票遽然
提高300%,施罗德也俨然成为拯救危机的民族英雄。

  本来,一件令人属目的危机事件就此可以喜剧结果告终,但是,出乎意料的
是,此后反对派调动了一切舆论工具对政府与银行的救援行动提出抨击。大体说
来,批评意见认为:1.所谓的7万职工即将失业纯系无稽之谈,因为该破产公司经
同行企业收购后,原有业务将照常运转,原有工程也照常营造,完全不影响就业
机会;2.该大企业多年来在各大银行的资助、输血的情况下,严重扰乱市场的公
平竞争,甚至把一些健全企业避入墙角。如今,既然事实证明该公司是个扶不起
的阿斗,那么,就应当任由其他企业接收,而不是慷纳税者之慨,把政府经费用
来搅和市场规律;3.债权银行之所以放弃拯救该企业,原就作出符合经济原则的
评估,如今在政府的干预之下一改初衷,一方面不能避免政府干预市场和官商勾
结的嫌疑,甚至有执政党动用公款增加自己的选票的倾向;4.政府、金融界再三
厚此薄彼,支持大企业,有违公平竞争原则......。

  霍尔兹曼公司之所以濒临倒闭,其实除了内在的经营、管理不善原因外,最
主要的还在于,八十年代末德国的金融界与建筑业对后冷战时期的全球、全国,
尤其是德东的经济前景作出过于乐观的判断,在此背景之下,金融界毫不犹豫地
对起“火车头”作用的建筑业大企业提供了巨大的财政资助。数年后,经事实证
明,极度的扩张、扩大与多种经营化并没有产生预期的后果,银行界自然就会考
虑悬崖勒马,对“泡沫经济”进行适当的调整。与98年亚洲经济危机作一比较,
两地危机的形成因素其实极为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在德国,最后袖手旁观的金
融界是本国的资本力量,因此在政府的担保之下,还有使金融界回心转意的可能
;至于亚洲,九十年代的金融市场的大幅开放,引进了大量的外资,因此只要一
旦国际金融企业看到苗头不对,全面撤回资金,亚洲企业就只剩下任凭宰割一途。

  就破产是否会造成严重失业问题方面,无论是支持方或反对方似乎都犯了夸
大的毛病。若是霍尔兹曼公司果真倒闭并导致肢解,部分职工喝西北风的结局终
是势在难免;若是透过政府的支持,并依照银行界的要求作出适当的调整和压缩
,最后辞退数千名职工也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至于政府与金融界的厚此薄彼问题,市场经济虽然标榜自由竞争,但是却从
来不能排斥大企业左右政府和垄断市场的弊端。如果希求政府与金融界支持小企
业而舍大企业于不顾,那么还叫什么资本主义社会?!


  1999年12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