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奥地利引起公愤的原因 

                               俞力工

  

  自本月 1日奥地利人民党(保守党)与自由党(极右派)合组政府消息传出
后,欧美国家不约而同地对奥强烈谴责,并威胁将采取手段对付这个新政府。奥
地利“突然”受到国际孤立,有关人士与政党难免会互相推诿责任。以极右派自
由党为例,其党魁海德便指责总统克列斯蒂应当为挑起国际社会的不满情绪负责
,同时还要求总统提出证据以澄清他的无辜。

  就西方国家的法制文化而言,长久以来多建立了“无罪推定”的巩固基础。
任何人对某方提出指控,控方必然有举证的义务。海德相反,他任意对总统进行
指控,却还要被控方承担举证义务。这种事情如发生在走卒小贩的身上不足为奇
,海德过去专攻法律,甚至还担任过法学系助教多年,如此明知故犯、妖言惑众
可谓之可恶之极了。自由党之所以引起公愤,除了其领导人惯用上述手法攻击政
敌之外,最恶毒的计俩便是捏造事实打击弱小了。不久前,海德的爱将普林兹红
(Prinzhorn)便曾公开对记者说“难民与外国人可得到一系列的优惠,例如,为
提高生育力可从社会部免费取得荷尔蒙药品,而本国人则少有此情况。”此语一
出,舆论哗然。许多评论指出,难民属极端例子,他们取得的国家援助理当免费
,受到荷尔蒙药品治疗的人数寥寥更是毫无代表性。因此该批评可说是空穴来风
、无理取闹。至于把少数难民与人数众多的外国人并列,更明显暴露抹黑外国人
的仇外情绪。尤其是内容又涉及“利用不正常手段提高生育”,赤裸裸地反映出
极右派对有色人种的歧视态度。尽管普林兹红事后再三坚持该观点并引以得意。
海德却在上周末接受德国电视台访问时坚称普林兹红“不曾发表过该言论”。德
国媒体对海德自然有深刻认识,因此数日来电视台不停地把普林兹红的原始录音
与海德的狡辩加以对照。

  上述“荷尔蒙”事件不过是自由党惯用的下流手法之一,在奥地利每当选举
迫近,随时便可从自由党处听到“我们怎能坐视一个斯里兰卡人(或非洲人)终
日无所事事,而却平白地领取一系列补助金…。”实际上,旅居奥地利的外国人
领取补助金的人数比例远远低于本国人。自由党一再以煽动性言论对外国人恶意
中伤,充分表现出其欺负弱小的社会达尔文观点。

  除了仇外情绪之外,许多国家之所以把自由党视为纳粹党,还在于海德曾经
公开表示“党卫队(即SS)的成员多为人品正直人士”。纳粹集中营在他的眼下
不是消灭了数百万人的屠宰场,而是“惩戒所”。凡此种种,早已在国内造成严
重的排外气氛,而受害对象又以黑人首当其冲;对外则引起视听,生怕不及时对
奥地利说“不”,一来可能将出现海德当选总理尾大不掉的局面;二来担心自由
党的成功使得各国的极右派受到鼓励,因而导致无法收拾的结果。至于奥地利,
今后新联合政府的着眼点肯定不会是整顿自由党,而是“掩饰加否认”,就像战
后数十年不断否认战争罪责的表现一样,掩饰与否认越多,希特勒的阴魂就越加
不散。


  2000年2月9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