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的反政府示威游行 

                               俞力工
    

  2月19日下午4时许,笔者携家带小前往维也纳市中心参加反政府示威游行。
这个经“民主攻势”和“同胞互援”群众组织号召、受到无数民主政党、社会团
体声援的行动,原预估有20万人参加。奥地利人对上街游行示威一向不如法国人
热衷,因此笔者事前也对如此乐观的预估人数持怀疑态度。当笔者初到集合地点
,维也纳市上空阴雾弥漫,细雨绵绵,四下环顾,出现人数不及1万,由是更加对
示威的规模与效果捏把冷汗。然而,一小时过后,突然间人潮汹涌,万头钻巷,
及至6点钟过后高潮时期,警方已正式公布有15万民众参与游行。众所周知,奥地
利警察有三分之二为自由党极右派的同情者,刻意压低游行参与人数自然是意料
之中。即便如此,数小时之后,警方又不得不把估计数字提高到“15-25万之间
”。次日据主办单位报道,当夜参与人数大致在30万人上下。

  从游行示威参与者所打出的标语口号看来,示威者主要的目的在于:1.向国
际社会说明,奥地利反纳粹、反种族歧视的人士大有人在,当前的联合政府并不
能代表奥地利;2.抗议现任总理许塞尔为了担任总理硬把极右派自由党拉进联合
政府,置国家的声誉、利益于不顾,;3.抗议新政府所公布的一系列裁减社会福
利的执政计划;4..要求联合政府解散以尽快重新进行选举…。

  就联合政府方面,总理许塞尔针对此次示威游行表示“该游行示威不过是再
次给老左派、68年的左派分子、年轻人与网际网络的一代提供了跳跳闹闹的机会
”。极右派自由党党魁海德则说,“之所以有那么多年轻人参与,主要是由于工
会给每个上街示威的学徒金钱酬劳”。从总理与自由党的强硬反应观之,新政府
当然自视为“经民主选举手段上台的合法政府”,因而不会作任何让步;而游行
示威的主办人方面,也再三抨击“与极右派合组政府的不合理性”因此决定今后
要不断组织类似抗议活动。


  合法性与合理性


  20世纪初,社会学家韦伯(MaxWeber)即对合法性与合理性之间的关系作过
深刻的讨论。百年之后,人类社会似乎仍然无法妥善解决两者之间的矛盾。以此
次奥地利的政局发展为例,欧洲联盟与大部奥地利人民所持的态度其实就是“指
责新政府的不合理性”;而新政府所持的辩解也不外是“强调其依法组阁的合法
性”。追根究底,法律不过是维持社会秩序的主要手段之一,任何个人与政府的
行为除了要遵守法律之外,还得兼顾社会正义与道德。去年10月3日奥地利议会选
举结果揭晓之后,排行第三的人民党(保守党)虽然能够“合法地”与排行第二
的自由党(极右派)构成多数并合组政府。但是,人民党决定如此行事之前明确
知道欧洲联盟成员之间有过“共同努力,极力阻止极右派与极左派参加政府”的
默契,明确知悉其他欧盟国家将对有极右派参加的新政府采取制裁措施,同时也
明确知道与自由党合作有悖奥地利战后“反纳粹主义”的精神,因此,人民党利
欲薰天、孤注一掷的作法虽然合乎法律,却有违于情、理、道德。这也就是当前
奥地利处于内外夹攻尴尬处境的根本原因。(完)


  2000年2月20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