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联邦议院选举面面观


		  大联合政府或小联合政府 


  9月27日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之结果不仅是使执政的基民党遭到 
1949年以来最严重的选战挫败(得票率35.2),并导致担任总理长 
达16年的柯尔的下台,同时还把一向不甚起眼的绿党(得票率6.7%)
和民社党(前身为东德共产党,得票率5.1%)正式推上了德国政治 
舞台。

  目前对即将主政的社会民主党(得票率40.9%)说来,理论上存 
在着两种选择:一是与绿党合组小联合政府;一是与基民党组成大联 
合政府。

  根据这几天的事态发展,社民党与基民党合组政府的可能性极为 
渺茫,原因如下:1.此次投票明显地表明了德国人民“改朝换代”的 
意愿。社民党如果不出来独当一面,便无法对选民交待;2.与得票率 
仅占6.7%的绿党合作,社民党不必作太多的让步。同时在此小联合 
的基础上也较容易在议院中获得民社党(前共产党)的支持。这也就
是说,今后政府所提出的议案较容易获得通过;3.基民党一方对组织 
大联合政府也不一定感兴趣。原因是,在联合政府里,基民党不只会
失去反对党的超然地位,甚至可能成为社民党的附庸。同时作为反对 
党所应发挥的监督作用,则可能被其他政党,如自民党或民社党取代。

		  社民党的执政取向 

  德国近十年来为了欧洲一体化与国家的统一实施了一系列的节约
措施,结果不单单是裁减了社会福利,同时还产生了严重的失业问 题。
该发展虽然直接导致这次政权的更迭,但是德国社会的两极化问 题仍
然远不及长期实施“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或称货币主义,主张 市场
调节,裁减福利,减少国家干预)的里根时代的美国与萨切尔时 代的
英国之严重。因此德国社民党总理候选人施罗德上台之后,在维护“社
会公正”方面,能够周旋的余地当然远不及克林顿、布莱尔和法国的约
斯潘。

  从施罗德在选战期间直接及间接发表的政见看来,似乎还有减轻资
方负担的意向。至于这么作是否会导致社会福利的进一步裁减,同时是
否会引起绿党与民社党的杯葛,目前断下结论似嫌为时过早。

  至于其他内政问题,无论是摆脱核子发电,或是解决失业问题, 或
是促进外籍劳工的社会融合方面,只要考虑到当前国家财政的拮据情况,
不难预料除了外籍劳工的入籍问题较易解决之外,其他问题均 非短期内
可获得任何具体的结果。

  就国际事务而言,尽管施罗德在波斯湾战争期间曾经有过反对对伊
拉克进行军事制裁,和反对德国空军参与军事干预活动的记录,但是在
欧洲一体化、欧盟东扩、引进欧元、继续依附北约组织、北约东扩等事
务上,相信还不致太过偏离柯尔总理所摆设的外交棋谱。

		  社会民主主义新生代的新纪元? 

  自施罗德获得选战大捷之后,欧洲的评论界便不时提出“68年的 
人物”这一概念。所谓“68年的人物”不只是指近年来欧洲的社会 民
主势力相继崛起(如意大利、英国、法国、奥地利、瑞典、德国等), 
同时大多数领导人与克林顿总统一样地多具有1968年掀起的学生运动
的共同背景。这批出身于二战结束后的新生代具有较不受历史包袱约束
的起跑点,在启蒙时期又受到学生运动所体现的自由主义、反潮 流、
反权威、反殖民侵略、和平主义(反越战、反对冷战格局)、重环保、
重女权... 的熏陶,是否会在跨世纪时刻意气相投地创造出一个新局面,
便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

  10月3日,当施罗德于选战结束后立即前往法国拜访,并与法国 
领导人对国际金融投资、投机活动加强管制所提出的主张看来,虽然
不能就此得出一个即将“建立国际新秩序”的结论,但是在某些国际
问题上,例如大幅度裁军;加强世界贸易组织;改造联合国、国际货
币基金与世界银行;改善对南斯拉夫、古巴、中国的态度;对第三世 
界进行更多实质性的援助,似乎都是些较符合自由主义派思路的做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