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GPCR00001042


 
 



                         捷、奥之间老问题新争

                              俞力工
  
  数星期来奥地利与捷克两国为了苏台区德意志难民一事闹得脸红脖子粗。该
事件发生于1945-47年,此时捷克斯洛伐克当局眼看德国战败,趁势把位于西部
苏台地区的300万德意志居民驱逐出境。据报道,驱赶的过程相当残酷,苏台德人
非但扫地出门,一无所有,甚至还得徒步6、70公理,严重者一路上还受到暴民的
打砸抢,路途上死亡人数虽远低于过去所号称的20-30万,但根据近年的调查,
至少也在2-3万人之间。

  欧洲的近代史一向有一特点,即是列强为了削弱某个敌对国家而在其一旁建
立新国家时,多试图把部分敌对国的领土或人民生活区划入新国家版图。以90年
代新成立的克罗地亚与波斯尼亚为例,情况也是如此,其领土范围就包括了大块
塞尔维亚族的居住区,同时为了便于统治,最简便的办法就是将这些“少数民族”
悉数赶走。1995年克罗地亚当局便是在全世界的眼皮下于3日之内将克拉伊纳地区
25万塞族人驱赶至塞尔维亚,一路上,非但不见任何红十字会或联合国维和部队
的照顾,受到暴民迫害的程度,绝不低于1945年东欧德意志人的惨痛经验。然而
对此惨绝人寰事件,中西欧国家却是熟视无睹,克罗地亚总统突其曼(Tujman)甚
至还得意洋洋地对那批走投无路的难民挖苦说:“一路顺风!”

  苏台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原归奥匈帝国统治,居住了大约300万德意志人。
此地德意志人长期与波西米亚占多数的斯拉夫民族和平共处,但自从民族主义思
潮掀起之后便逐渐交恶。由于一战期间奥匈帝国与德国战败,战胜国便在当前的
奥地利、德国之间建立了捷克斯洛伐克这个新国家,同时也把工业最发达的苏台
区划入此新国家的版图。

  20世纪30年代德国纳粹崛起,苏台区德意志人也纷纷提出归并德国的要求。
1938年在希特勒的高压下,慕尼黑会议决定将苏台区并入德国领土,但希特勒并
不以此为满足,紧接着收复苏台区之后又亡了整个捷克斯洛伐克(捷克沦为保护
国,斯洛伐克独立)。

  根据1945年“波茨坦会议”的决定,战后将在东欧各地组织“移民委员会”,
通过人道、有序的办法,逐步把各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遣送回德国(当时的德国
自然也包括奥地利)。但捷克斯洛伐克当局却以“1938年慕尼黑会议已规定苏台
德意志人为德国国民”为由,迫不及待地将这批“外国人”扫地出门。

  如今,同属奥地利联合政府的自由党(极右派)突然把该事件重新提出,目
的似乎既不在于要求捷克当局正视与反省战后的错误政策,也不在于关心难民的
利益和提出索赔要求(例如归还房地产和企业),而是利用该历史事件煽动民族
情绪,以便提高自己的地位。

  持平而论,奥地利政客拿此历史问题大作文章极为不智。原因是战后奥地利
政府面对大批苏台德意志难民时,完全不顾这些难民曾为奥匈帝国臣民的事实,
因此除少数例外,转手就把这些烫手山芋遣送至德国。既然奥地利当局50年前对
苏台德人见死不救,其外长当时甚至还至函捷克斯洛伐克外长说:“这批人一向
给你们制造麻烦,本人与我政府在此向你作出保证,你我双方对这批人的评价是
一致的…”,如今,当然就丧失任何“当事人”资格。

  此外,奥地利政府于战后始终扮演“受侵略者”的角色,因此就巧妙地回避
了几乎所有真正的受害人(如犹太人和吉普赛人)的赔偿要求。整个纳粹执政期
间,奥地利一地就有6万5千名犹太人死亡、15万人遭驱赶,充公、没收了7万间犹
太人住房和5千个企业。如果说对这么大的血债都能顾左右而言他,那么,对捷克
提出任何批评都会显得极为虚伪与苍白无力。

  奥地利还当检讨的是,对克拉伊纳地区塞族难民的遭遇是否也要担负部分责
任。如果不是奥地利与德国挑拨离间,南斯拉夫不致四分五裂,不致内战连绵,
不致造成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如果对邻国的灾难一味幸灾乐祸,对“自己人”的
不幸遭遇也就只好苦水往肚里吞了。20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