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联合政府的体制与品质

                              俞力工


  对于此次奥地利联合政府的瓦解与提前进行议会选举,媒体多倾向于把责任
推至自由党领袖海德身上。实际上,联合政府的夭折,不仅涉及执政两党的品质,
也与其体制结构有极大关系。

  就体制结构而言,一般说来。一个大党与小党组成联合政府,稳定性会较大,
原因是小党能够借联合执政取得较多“锋芒”,由是提高本身的价码,因此小党
均倾向于死心塌地与执政夥伴积极配合(如德国目前的绿党)。至于势力相当的两
大党组成联合政府(如“大联合”),情况则多半对处于次要地位的政党极为不利,
原因是地位次要的政党会在执政期间失去发挥监督政府的在野党作用,久而久之,
甚至会沦为遭民众忽略的附庸地位。人民党(保守党)过去就长期屈居联合政府的
陪衬地位,几年下来便失去了一切“光环”,因此在上次大选时,得票率竟然低
于扮演在野角色的自由党(极右派)之下,而排行第三。当时,在得票率最高的社
会党拒绝与自由党组成大联合政府的情况下,自由党不得不放下第二大党的身段,
求助于人民党,并接受由人民党党魁舒舍尔担任总理的条件。如前所述,这种体
制结构对自由党极为不利,日益没落的结局于是指日可数。该局面,最乐见其成
的自然是经验老道的舒舍尔。

  品质方面,联合政府的先天不足主要表现在两方面:就海德的立场而言,无
论是让舒舍尔担任总理,或举荐莉斯帕赫女士担任副总理,均是由于自己臭名昭
彰、众怒难犯的不得已之举。因此既然此两位人士的正副总理仕途为海德所铺设,
海德自不会放弃幕后遥控联合政府的“权利”,更不会对“手下”与“败将”表
示太多的尊重。

  至于舒舍尔,败军之将竟然还能登任总理,不啻为天赐良机,因此尽管明知
欧洲联盟早有“尽一切努力阻止极右、极左势力进入政府”的君子协定,同时事
前也再三受到欧盟的警告,但既然能够坐上第一把交椅,迟早又可能把自由党挤
压到边缘地带,便宁可冒着欧洲联盟制裁的风险,硬着头皮孤注一掷了。

  如今海德之所以对自由党的政府要员发难,并导致联合政府的破裂,原因即
在于联合执政有如抬轿子,抬高了人民党,矮化了自由党。于是今后明摆着只有
两个选择:一是继续容忍下去,最后则随着自由党的萎缩,和自由党要员对人民
党的靠拢,而导致自己退出政治舞台;一是坚持自由党的路线主张,改变自由党
的附庸形像。然而这么作,却使联合执政的自由党要员们左右为难,最后则无可
奈何地作出辞职抗议的决定。此时舒舍尔自觉羽毛已丰,提前于11月进行选举则
完全有获取最高选票的可能。海德几经折腾,瓦解了联合政府之外,还给自由党
留下了“无执政能力”的名声,其唯一的收获便是保住了自己在党中的霸主地位。
与之对比,海德与舒舍尔一样,先后都作了利己的选择,也给“联合与自私不兼
容”按下了最好的注脚。2002/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