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议会选举小议

                              俞力工



  22日深夜,德国议会选举揭晓。执政的社会民主党(得票率38.5%,较98年
的得票率低2.4%)与绿党(8.6%,+1.9%)联合起来,以微小之差,险胜基民
/基社联盟(38.5%,+3.4%)与自由民主党(7.4%,+1.2%)所组成的反对派
联盟。就议会席位而言,执政两党联盟共获306席位;而反对派联盟则仅得295席
位。由于执政联盟的席位超过法定半数而得以继续执政。

  近年来笔者多次为文提及,民主社会普遍面临两个问题:一是民意调查对各
政党的政见起决定性作用,由是诱使大多数政党顺着民意发表大同小异的“政见”,
也使得大党之间的意识形态差异逐渐模糊,最后的胜负则往往取决于个别候选人
的风度、相貌,甚至演戏、“作秀”的本事,除此之外,投票当日的气候,数日
内所出现的突发事件,均可影响选民的意愿、情绪及投票结果。

  另一个则是任期4-5年、至多连任一次的规定所造成的制度性问题。该制度
往往造成政府于前一任期采取小手小脚、谨言慎行、墨守陈规的办法,目的在于
不犯大错误,以保障下次连任的机会。换言之,真正能够按照政党的独立意志、
果断地有所表现的时日,一般说来仅仅限于比较没有后顾之忧的第二任期之内。

  德国的情况自不例外,头一任期除了跟着美国在南斯拉夫打了一仗、对内制
定了对执政党有利的“外国人法”与税务改革(尚未实施)之外,政绩几乎乏善
可陈。此次选战期间若非“赶巧”在德国东部发生水灾,给施罗德总理提供了向
德东人民讨好的机会,给绿党增加了环保者的队伍;同时若非美国不肯见好即收
(指有意继续攻打伊拉克),而给了施罗德迎合群众反战情绪、反对美国用兵意
图的机会,这次议会选举的结果对执政党多半是凶多吉少。

  就施罗德政府下四年的表现,多数论者认为德国会立即设法改善与美国之间
的僵局。这方面笔者以为同属68年代的施罗德与外长菲谢尔过去多有长年反美的
历史。后冷战时期之支持美国的巴尔干军事行动,目的主要在于让德国摆脱德国
《宪法》“非战”的约束,而使德国能够提升到“正常”国家的状态,独立审视
对外用兵与否的需要,而不是盲目跟从美国。因此今后只要美国不放弃让北约组
织充当欧亚大陆的“大棒”的想法,力主走“德国道路”的施罗德应当不会对美
国迁就太过。在北约东扩问题上,施罗德似乎也不会跟从美国,把东扩当作“牵
制俄罗斯的手段”,而会强调俄罗斯的“欧洲属性”,甚至建议扩大俄罗斯在北
约组织框架内的作用,换言之,拉拢俄罗斯将可能成为德国今后的最大外交筹码。
然而要促成此局面,德国必须改善过去四年与法国之间的“冷冻”关系,同时又
得明确地解除德国与英国之间维持了短暂的“小联盟”关系。欧盟东扩,便成为
权力重新排列组合的场所。在这里,法国自然乐见自己地位的提高;而德国也明
了,欧盟东扩最大的受益人终将是经济实力最强者。(2002/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