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选举结果评议

                              俞力工

  两年前,奥地利人民党(保守党)初初决定与自由党(极右党)组成联合政
府时,曾引起欧洲联盟的抗议与制裁。该联合政府经过两年的不断磨擦,月前终
于宣布解散和提前进行选举。24日,议会选举结果揭晓后,人民党由上届的第三
大党地位跳越至第一大党;极右党则丧失了近三分之二的选票,而再度引起注目。

  诸如奥地利的弹丸小国在国际舞台上一向不具特殊地位,但由于极右派参加
政府工作触及欧洲联盟的稳定与前途,因此难免一时成为舆论焦点。也就因为该
现象严重影响奥地利的国际形象与声誉,许多奥地利人如今多为“恢复常态”感
到如释重负。

  两年前极右党之能够取得27%的选票的原因不外是:利用移民问题煽动排外
情绪;拿逐步紧缩的福利政策攻击政府。然而联合政府成立后,随即发现众目睽
睽之下,奥地利的移民政策根本不可能脱离欧洲联盟的基本路线,同时对移民的
过度限制终将逼迫资金向外转移,并降低本国经济的竞争力。至于福利政策的萎
缩,也非奥地利独有现象,而是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与全球性经济萧条的必然结
果。再加上极右派好斗成性,很快地让人看穿其根本不具备领导国家的能力。

  处于后冷战时期的中西欧,尽管政治右倾早已成为时代潮流,但极右派发迹
却只可能是个偶然现象。一般说来,民粹主义调动10-15%的选民并非不可想象,
但达到像奥地利两年前那样的27%的极端结果,似乎还不能用“非常态”一笔带
过。就这点,奥地利的理论界不只是议论纷纷,甚至是众说纷纭。然而根据笔者
的亲身体验,对奥地利的特殊现象却感到十分“亲切”与熟悉。原因是,奥地利
的经历与中华民国极其相似,即均曾一度从一个大帝国突然蜕变成弹丸小国,由
是个性中长期潜伏了恐外、惧外的神经质,一旦受到刺激,便一发不可收拾,泛
滥成灾。

  如今保守党虽取得42%的选票,但为避免在组成“小内阁”的情况下处处受
制于其他政党,而必须由其他三个政党中物色一个组成联合政府的合作对象:与
社会党合作,虽然是众望所归,但社会党有言在先,在沦落为第二大党的情况下
将“成为反对党”。除此之外,社会党的索价必高,人民党未必会同意让出半数
部长的职位。与极右派再度合作,似乎也有一定困难度,原因是欧盟国家必然会
认为人民党不懂得吸取教训,更何况极右党的残余分子多为死硬派,与其合作有
如伴虎而眠,但好处却是极右党身价一落千丈,为维持联合执政地位而可能会接
受任何苛刻条件。还有的选择则是与绿党合作。但考虑到绿党对环保投资与中立
国地位的关注,作为保守党后台的企业界必然会以全球化和欧盟扩大为由提出反
对。不论今后如何排列组合,奥地利的发展终究不能摆脱全球化与两极化潮流,
即便其本身或许由于此次选举结果切断了几根恐外、惧外的神经。200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