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尊严何在?

俞力工


前不久,此地上演了一部名为“安妮的微笑”中奥合作影片,主旨说明男女主角尽管来自欧、亚两个不同世界,但朴素的人民之间却可迸发可贵的爱情。其历史背景则是:三十年代初期,浙江省政府鉴于奥地利警政先进、名声遐迩,特地派遣10名优秀警员(男主角为其中之一)前往奥地利警政学府深造。此后,中国指纹研究所的建立,侦察技术的改进,快速反应巡逻队的成立,几乎无一不受奥地利警政之惠。

可惜好景不长。首先,纳粹年代的反犹、排除异己等劣行,曾让奥地利警政一度蒙羞。尔后,尽管于五、六十年代经济复苏期间,再次拿出了优异的表现与成绩,却又随着七十年代排外情绪的高涨,以及警察内部极右派党员比例的增加(达1/3),而使其素质下降,声誉败坏。近年来,更是由于黑人死、伤在警察手中的人数增加,而贴上了 “有色人种的毁灭者”(Terminator) 的标签 。

旅奥华人社会,既属少数民族、弱势团体,诸多同胞的委屈遭遇也的确苦不堪言。以警员为主力的内政部属下人马,动辄以稽查黑工为名,荷枪实弹、浩浩荡荡冲进正在营业的中餐馆;或是为了些许细故,饱以毒打、拘禁牢房的事例更是屡见不鲜。若干蒙在鼓里的侨胞,时而在警方要胁之下,签署对己极其不利的“口供”。由是,不禁要提出质问,为何奥地利警察嚣张如此?

究其原因,不外是奥地利警方长久以来对华人持有偏见。以警政署前署长希卡为例,便曾不只一次对媒体加以误导:“只要展开维也纳市区图,便可洞悉中国饭店落座何处并非偶然,而是有计划、有系统的安排。” 除此之外,若干报章甚至绘声绘影地作出如下报导“刑警方面怀疑,单单在维也纳就有347家中国餐馆(笔者按:可能超过当时,即93年该市中国饭店的总数) 作为人口走私的据点,因此出于卫生安全考虑,建议市民不要到中餐馆用餐”。

在如此思想指引下,难怪警方小题大作,不时调动七十年代为对付左派红军(恐怖分子)所培训的镇暴部队,去修理这批虽不受欢迎、却胼手胝足的“东亚黑帮”。而实际上,在种族意识浓厚、“全民盯梢”的德意志地区,有色族群内除了偶尔出现个别宵小,小打小闹之外,完全够不上“有组织犯罪”的格。不言而喻,一旦警方大批人马出动,绝不甘心于白跑一趟、空手而归;万一侥幸取得微不足道的“斩获” ,又想方设法透过媒体大吹大擂,以提高自己的“功勋”。华人同胞万一不幸遭遇这批凶神恶煞,最佳之策当是冷静应对,及时召唤中、外人证。倘若意气用事、鲁莽冲动,便正中其下怀,引发难以预料的灾难后果。

为何华人就如此手足无措、任人宰割呢?对比之下,美国佬四下肆虐而当事国却束手无策呢?道理无他,华人素来有自扫门前雪的习性,一旦遭遇不幸,多处于孤立无援境地。许多人士,如翻译工作者,虽眼见受攻击者的伸冤不为当局受理,甚至刻意曲解,却为了保全饭碗,而闷不作声。美国佬有国家作为后盾,有联合起来对抗不合理待遇的底气与勇气,而每个华侨面对的都是有组织的镇压机器。不过,据闻本年初中国外交部已正式责成各驻外单位“强加保护海外同胞利益”。华夏民族,上下五千年,终算盼出了一个政府,认识到“维护一个侨民利益即是维护全体利益” ,“各人尊严获得维护,集体才懂得自尊” 的简单道理。咱们生逢其时,幸哉!2004/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