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的“批陽具” 作家耶莉內克

俞力工


本月7日﹐諾貝爾文學獎出人意表地飄落奧地利女作家耶莉內克(Elfriede Jelinek) 之項頂。耶係猶太後裔﹐芳齡58﹐共產黨員﹐68年代的典型反叛型文化人。過去﹐主流媒體與保守政客除了經常指責她蓄意醜化奧地利外﹐甚至還建議她移居他地。然而﹐她卻憑借一支健筆﹐以奔放的鄉土語言﹐透過小說與戲曲﹐對各種荒謬歧見﹑惡勢力﹑大男人主義﹑低俗傳媒與墮落文化﹐進行尖銳的批判。 耶莉內克得獎消息傳出後﹐即刻引起兩種截然不同的評論。不言而喻﹐就像奧地利極右政客海德(Haider)所說的﹐保守派是不會在此時此刻“向一位共產黨人作家獻花的” 。 然而即便如此﹐耶的突來榮譽﹐使保守派一時之間瞠目結舌﹑不知所措。 據聞﹐耶莉內克的新作<巴貝爾塔 - 伊拉克戰爭與春宮>即將出籠。顧名思義﹐其內容不外是借<舊約>描寫上帝不滿人類“借小聰明建巴貝爾塔﹐試與天公比高﹑向上帝挑戰”的故事﹐鞭撻社會亂象。如果從精神分析角度觀察﹐所謂巴貝爾塔﹐實與所有摩天大樓一樣﹐其潛在意識多系出於“陽具攀比”的衝動﹐只要科技力量(如基因工程﹑克隆﹑核子工程﹑逆向工程)足以勝任﹐在這種原始慾望驅使下﹐許多人便會肆無忌憚地向大自然挑戰。伊拉克戰爭﹐說到頭也無非是“高科技外科手術戰鬥” ﹑“數碼戰爭” ﹑“控制資源” ﹑“克制無法調和的對立文化” 的冒險嘗試﹔至於春宮﹐則更加赤裸裸地暴露大男人圖借陽具駕馭﹑征服婦女的病態表現。 耶莉內克雖然可歸類為鄉土作家﹐可貴的是她透過微小的特性的刻劃﹐概括了世界的通性。這在利慾熏心的當前﹐ 不能不算是文壇奇葩。2004/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