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德国的新外长与其美国之行 

    德国社民党总理候选人斯洛德在星期前的选战大获全胜之后,首先为解除法国对
德国 今后政策的疑虑,前往法国进行了闪电式的造访。如今又马不停蹄地偕同即将
上任的外交 部部长菲谢到美国进行短暂的访问。由于菲谢具有学生运动时代“草莽
英雄”的背景,所属之绿党又不为欧美洲的大党认同,因此这次访问的用意便引起多
种揣测。

    一种意见认为美国政府对菲谢担任德国外长有所保留,因此斯洛德必须让菲谢亲
自到 美国进行说服工作;另一种意见认为德国新联合政府的红(社民党)、绿组合
使美国感到忐忑不安,有鉴于此,斯洛德便决定及早赴美进行游说;还有人指出,此
行的主要目的在于解释为何德国政府不能配合北约组织向南斯拉夫用兵的计划。

    就笔者所了解,自华沙集团解体之后,德国绿党就已经开始随着国际上大幅度右
摆的潮流更改其政纲。在某些国际问题上,绿党所表现的激烈,甚至比社民党还有过
之而无不及。以南斯拉夫纷争为例,菲谢一向就积极主张对南斯拉夫进行军事制裁,
此时反倒是执政党还再三以“受宪法约束”为借口,对美国所提出的“军事配合”要
求虚与委蛇。

   菲谢对自己的处境自然是一清二楚,因此在担任下届外长的消息传出之后,便多次
对媒体强调其“确保德国的外交政策的延续性”的决心。数天前,当某英国记者问及
“德国的外交新政策”时,菲谢便着重指出“德国绝不走任何特殊道路”。

    在北约组织对南斯拉夫进行军事制裁的问题上,10月8日原本在美国国务卿奥尔布
赖特的要求之下,应当在比利时举行一个北约外长特别会议,商定有关集体对南斯拉夫
进行 军事行动事宜。未料在会议的前一天,社民党突然透过政府向北约组织提出推延
该次会议 的建议,理由是“德国的任何军事行动必须于事前获得国会的批准,而考虑
到新国会刚刚 产生,技术上不可能在短期内召开会议”。此建议对即将下台的德国政
府说来是正中下怀, 它过去就不断以“宪法制约”的理由设法摆脱美国的纠缠,如今
下野在即,自然是没有为 军事行动的后果承担责任的必要。

    德国政府之迟于7日提出推延会议的建议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即是10月6日在联合国 
安理会会议上,俄罗斯与中国均明确反对对南斯拉夫进行军事制裁。在这情况下就更加
使德国的军事配合行动师出无名。

    由于德国的“不合作”,北约组织内部便达不到一致意见。据英国方面的消息,美、 
英政府已表示了“由美、英两国派空军对南斯拉夫进行制裁”的决心。英国政府也已正
式通知目前仍在南斯拉夫境内逗留的英国公民即刻离境。从这些迹象有人甚至推断本周
末美、英即会对南斯拉夫进行轰炸。至于德国,过去对南斯拉夫就一向是“雷大雨小”,
今后的新政府便可能使该政策的延续性获得确保。(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