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宗教与犹太人之间的二三事


  血债血还

  去年适逢二战五十周年,德、奥地区为检讨过失,先后播放了一系列的有关
电视片,其中,有一段纪录片的情节如下:一位记者在波兰某集中营的附近,问
及一个生活在当地的农村妇女对当时情况的感受。该老妇人吐露,当时大多居民
完全了解集中营内的屠杀犹太人的情况,而后却又不经意地说,这些人命该如此,
圣经里不就有“Sein Blut komme ueber uns und unsere Kinder!”的说法么1?

  这句话,从字面上看,显然不是德文习惯用语,也不知所指为何。对照英文
本“His blood be onusand on our children!”或中文本2“他的血归到我们,
和我们的子孙身上1也不能增进我们的了解。为求解读,唯一的办法便是从其上
下文进行推敲。原来,这句话是在如此情况下冒出来的:罗马巡抚彼拉多原无意
处死耶稣,但犹太祭司长和长老却坚持要把耶稣钉十字架。于是彼拉多说:“流
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看着办吧1(“你们看着办吧1即“sehet ihr zu!”
,或英文“see to it yourselves.”也可译为“这是你们该理解的1而中文标准
本却译为“你们承担吧1)。接着的下句话,根据同一中文译本为“众人都回答说,
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1,而根据德文本和英文本,则是“Da,ant
wortete das ganze Volk und sprach: Sein Blut...”以及,“And all the 
people answered, hisblood...”,即“所有的人均回答说,他的血...”。

  从整个情节看来,“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1似可理解为“他
的血债将由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偿还1实际上,两千年来,基督徒也一向作此理解。
正是因为如此,那位波兰老农妇在很恰当的场合下恰当地引用了圣经上的话。除
此之外,在德、英文本里,“所有的人”常与“犹太人”交替使用,于是明显地
突出了将整个犹太民族一网打尽的倾向,而在中文《圣经》里,采用“众人”一
词便失去了许多力道。《新约》福音里这段重要情节的安排,说明它具有严重的
的反犹倾向。从老农妇的反应,也可看出长期以来《新约》的影响已偏布于基督
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因此当纳粹当局对犹太人进行全面迫害之时,竟然能够取
得大批老百姓的合作。

  细读《新约》,不难发现最后下令将耶稣钉十字架的仍旧是罗马统治者,具
体执行任务的刽子手也是罗马士兵。令人感到离奇的是,《新约》的编著者一方
面设法为罗马当局洗脱所有的责任,另一方面竟违背基督教义的宽容精神,单单
为了少数犹太人的“过失”,却要全体犹太人及其子子孙孙偿还血债。这种心理
状态,根据精神分析学的解释,是由于基督教会的始创者为了篡夺犹太人的“宗
教始祖”和“上帝的选民”的地位,而患有“弑父情结”,因此在把整个犹太民
族丑化的同时,又把具有犹太人血统的耶稣给非犹化和神化;把犹太人的圣经称
呼为《旧约》之时,把耶稣逝世四十年之后由后人编写的基督徒的圣经称为《新
约》。根据宗教社会学的解释,早期的基督教为求巩固地位和避免受到罗马当局
的迫害,不得不逐步将《新约》加以修改,由是其内容越来越趋向平和,对罗马
当局也越来越发友善;3另外,基督徒还把犹太人建立今世乌托邦的诉求,改变为
期盼末世的天国。根据历史学的考证,至今没有与耶稣同时代的资料可据,以考
察耶稣的生平,在此基础上更是无从具体推断,是否曾经有过犹太人出卖耶稣的
事实。

  新教与犹太人之间

  在去年所播放的另一部以“纳粹时代的教会”为题的纪录片中某处,曾提及
“天主教会对纳粹政府施用无痛苦致死法,消灭精神病患和严重遗传病患者的行
为提出抗议,至于对消灭犹太人的政策则默不出声。新教(俗称基督教,在德国
当然是指路德新教)则对上述两种政策均三缄其口”。有趣的是,该纪录片的制
作人在追究原因时不从天主教与新教的历史与传统上进行探讨,反而把重点置于
教皇皮吾斯与德国政府的友好关系上。自然,该片也忽略了对路德新教的反犹传
统进行剖析。

  众所周知,十六世纪在德意志人马丁路德的领导下,曾进行了一场对基督教
世界影响至深的宗教改革运动。路德把《新约》由希腊文翻译成德文之后的第二
年,即1523年,发表了一篇以《耶稣生来就是个犹太人》为题的文章,文中表示
他对新教福音的理解与《旧约》的精神相符合,因此希望犹太人皈依基督宗教。
此时,对路德说来,基督徒与犹太人之间的问题纯属宗教信仰相异的问题,因此
该矛盾也当通过宗教途径加以解决。二十年之后,当路德在《论犹太人及其谎言》
一文中再次论及犹太人时,却建议采取激烈的行政、法律甚至暴力手段对付犹太
人,4例如:

  应当焚烧犹太人的教堂与学校;应当捣毁犹太人的住房;应当没收犹太人的
经书与律法;应当禁止拉比(经师)授课传教;应当对犹太人向当局提出控告,
或者向他们投掷猪秽(Saudreck);应当拒绝保证犹太人在街道上的人身自由与安
全;应当禁止他们放高利贷;轻壮犹太男女应当从事农业活动;

  不言而喻,既然新教的开山祖师作出如上建议,其信徒便多少会受到影响,
因而产生了新教教徒于纳粹政府排犹期间的不作为反应。针对路德的反犹情绪,
新教学者当前多倾向于作如下解释,即“路德对犹太人感召无效,于是在极端失
望的心情下作出了过激反应”。然而,自由主义派学者、左派学者与犹太人知识
界,也对路德的一生从事了大量的研究与分析。其中,认为“路德童年时代饱受
父母虐待,因此反对天主教教会与犹太人同出于‘弑父情结’”的理论有之。从
政治动机的角度分析,指出“路德当年只有在取得德王菲德烈三世(Friedrich 
III.)的支持之下,才有与教会分庭抗礼的可能,而德王的动机则在于向教皇施
加压力,以便取得神圣罗马帝国的称号。至于对犹太人先后不一的态度,不过是
因为早期德王与路德均需要犹太人的财力支持,后期则在新教已广为群众所支持,
路德的新教教宗地位业经确立之后,其政治立场便日趋保守,至于顺应排犹潮流”
的理论也有之。

  先天性病症或小污点

  列举以上两个问题,用意不在于抹煞宣扬博爱、慈悲、宽容、和平精神的基
督宗教(包括天主教与新教)教义真蹄,也无意低估处于传统教会挥霍纵欲、奸
刁欺诈、道德沉沦时代的路德,在发扬信徒的良心自律、自由意志,劝谕教会成
守清规、回避世俗纠纷等方面所起的重大作用。尽管如此,考虑到两千年来犹太
人所受到的种种委屈,尤其是十一世纪未以降,由十字军东征引起的历次犹人大
屠杀,以及在纳粹政策中所牺牲的70%欧洲犹太人人口的惨绝人寰事件,基督宗
教的反犹意识即便不应担负大部责任,也至少不能轻描淡写地将之形容为基督宗
教文化中的“小污点”。

  鉴于此,近年来西方许多有心人士,譬如说,世界基督宗教教会运动(
Oekumenische Bewegung)的成员便积极设法协调几个大宗教之间的矛盾,并具体
地向教会当局作出建议,凡《新约》涉及反犹的言论,均应加上注脚加以说明,
以纠正其错误观点。数日前,甚至还听说在美国巳推出一本删除了歧视犹太人、
歧视妇女和同性恋内容的《圣经》修订本。为求周全起见,笔者怀疑是否还应当在
“十诫”上增列一条“不得进行种族歧视和迫害少数民族”的新内容。
  

  注解:

  1.《新约》马太福音27,25。

  2.本文援引基督教圣经公会发行的中文译本,而非译文较好的天主教思高圣
经学会译本,原因在于中国的基督教规模远较天主教为大。

  3.《新约》罗马书13,1...7。

  4.战后纳粹首脑在纽伦堡大审接受审判期间曾援引路德的反犹建议,为自己
开脱。
 

  原载《留德学人报》1996年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