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的厄运与责任问题


  和稀泥的历史观

  长期以来,在西方凡谈及二战期间六百万犹太人遭杀害事件,几无例外地把
责任一股脑推在纳粹身上。至於纳粹当局何以下此毒手,为何能够如此轻易地在
短短三年之内将70%的欧洲犹太人一举消灭,所有毗邻国家与有关国家又为何坐
视不救?诸如此类的问题则鲜有人提出尽管,劫后馀生的犹太人与其后代对这些
问题不断进行研究与探讨,但对欧美人说来,答案就像是层层密封的核废料,生
怕它一旦外溢便不可收拾。种族问题还是文化问题

  近三、四年,欧、美洲知识界突然掀起了一股圣经热。离奇的是,众人关心
的问题不在于教义的核心内容,而是针对《新约》的真伪,以及就基督徒的《新
约》与犹太人的《旧约》的关系进行争论。随着讨论的深化,接着便提出了《新
约》的歧视犹太人内容与基督徒的弑父(指犹太人)情结,从早期的主教到基督
教教宗马丁路德的强烈反犹情绪等等问题。稍後,又有人指出,直到殖民主义时
代,西方犹太人之受到破害始终是出于宗教文化原因。属于种族主义性质的歧视
则迟至十九世纪才广为流行。除此之外,自从公元70年犹太人在罗马当局迫害下
流离失所之后,在伊斯兰教统治地区所受的待遇远较基督宗教地区为优。这一切
说明,所谓犹太人问题实际上是个基督宗教文化的问题。基于此,本年一月初天
主教教宗曾正式为教义中的“反犹太错误”道歉。

  责任在何方?

  1995年为二战结束五十周年。欧洲地区难免为战争的起因与责任,犹太人的
厄运以及战後遗留的问题进行广泛的讨论。讨论过程中,人们逐步了解,犹太人
受难期间,不只是德国结盟国家或德国占领区的各个当局,曾对消灭犹太人的政
策予以积极配合,同时无论天主教会或基督教会对犹太人遭迫害的事件基本上也
是漠不关心,美、英、加等国甚至在国际会议上(EvianConference)明确表示不
愿接受犹太难民。为此,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还曾利用该会议的结论作为其排犹
政策的辩护。至于所有其他毗邻国家,除了以“出于种族歧视原因的迫害不构成
政治难民的条件”为由,将叩门求救的犹太难民遣送回纳粹之手外,甚至还建议
德国把犹太人身份证上盖上犹人(J)的标志。于是从此之後犹太难民无法再伪装
为普通游客前往其他国家。

  黄金风波

  1995年年美国政府公布了一批封存了50年的档案。档案揭露,战争期间瑞士
曾对德国采取姑息、合作政策。美国为表示抗议,将瑞士存放于美国的财产加以
冻结。战後瑞士政府为使解冻,陆续将大笔纳粹资财(337吨黄金,相当40亿美元
)转交美、英、法三国,以作为对各国政府及犹太人的补偿。然而该三国却秘而
不宣,至今只对各受害国中央银行进行了补偿。犹太人则未受到分文。

  这件丑闻经揭发之後,许多国家又先後公布了一些不体面的事体,诸如,瑞
典、瑞士、意大利都曾经有过与纳粹当局进行黄金和战略物资交易的记录,或曾
一度为纳粹储存黄金以备急需;法国、意大利政府也曾经直接从犹太人处没收黄
金与财产。战後若干国家的银行甚至设置重重障碍(如瑞士银行要求申请人必须
出示死亡证明书或授权书),阻止受害犹太人的後裔取得存放于其银行的存款。

  怎麽办?

  根据2月6号由瑞士与美国传来的消息,美、英、法正在考虑将剩馀的6800万
美元纳粹财产分摊给受难犹太人的遗属。然而据同一消息来源,犹太人对此并不
领情,原因是所谓的纳粹财产,或纳粹黄金,根本就有一大部分系由犹太人处没
收取得。瑞士则准备通过三家银行设立一个总金额达8000万美元的基金,以作为
对受难犹太人遗属的赔偿。

  综观围绕犹太人的整个事件,这几年就象个雪球越滚越大。然而在此过程中,
瑞士所受到的压力也属最大。就当瑞士政府为挽回其声誉全力以赴采取对策之时,
瑞士驻美大使竟然在一份汇报中指控犹太人向瑞士“发动战争”,并认为大多数
犹太人“不可信赖”。这份内部汇报不知如何地落到媒体手中,经披露後,瑞士
政府除再三道歉外,立即将该大使召回。实际上,一年以来瑞士的媒体不断接到
大量的民众投书,其中对犹太人所表露的歧视与仇恨远远超过那位大使先生。由
此观之,财产问题尚属小事一件,真正棘手的是延续了近两千年的文化问题。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