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股市面面观


  根据往年的经验,每当盛暑酷夏,股市情况一般疲软萧条,然而本年显然是
个例外,全球各地的“领航”股市不但节节高涨,在庞大的交易量推动之下,大
多主要指数甚至还有续攀历史高峰的迹象。

  自今年年初以来,欧、美主要国家的股市均呈现了25%至50%不等的涨幅,
这较平均数不及15%的东亚国家高出甚多。

  面对该历史上少有的牛势景象,欧美经贸界自豪地认为这是对本地社会健全
发展的再次肯定,同时或也意味着,长期以来让东方“小龙”、“小虎”在股市
专美的日子终于告一段落。

  如果依据统计数字,股票的长期年回收率大体在9%-11%之间,债券则仅达
6%-8%,定期存款甚至低于5%。如举出个别特殊例子,如香港自74至97年之间,
恒生指数成长了180倍,伦敦增长了100倍,其“回收率”的确非常可观,因此按
理说股票作为投资手段应当早就成为经济活动领域的全民运动。然而直到九十年
代中期为止,大多数国家的股票持有率仍旧低于15%,这说明许多人视股市投资
为畏途起码具有以下几个原因。首先,购买股票涉及大量的信息与手段,因此要
求一定程度的文化教育。其次,根据长期的统计,上市股票只有三分之二属增值
股票,另外三分之一不赚反赔,因此又涉及投资人的眼力与运气。此外,股市并
非年年增长,以73年至82年为例,大多股市均停滞不前,由是造成许多人对股票
的不信任。还有,股市的大起大落与周期性的变化会增加许多人无法忍受的精神
负担。1987年10月19日,一日之间(即所谓的“黑色星期一”)纽约道琼指数下
滑500点,相当于当时的12%。89年的波斯湾战争爆发後,也曾于数月之间让许多
股市的跌幅超过50%。这些痛苦经验难免使大多数保守人士宁可把积蓄存放在债
券与定期存款上。虽然如此,近几年来,股市的发展似乎出现了一些与往年有所
不同的新气象,尤其令人感到惊异的是,社会各界对股市前景的预测又是出奇的
统一。以下不妨综合一下时下最流行的观点。

  牛势形成的原因

  中西欧评论界对此次经济复苏的解释,除了强调冷战结束减轻了各国的军事
开支压力之外,对经济竞赛的更加关注,自然也促使各国政府向企业界提供更好
的框架条件(从加速区域整合、控制通货膨胀到减企业税)。至于企业界,更是
早从八十年代末便已开始,积极地朝“全球化”进行一切必要的部署,例如,资
金向低工资处转移,增加投资额,大幅裁员或减薪,进行企业合并或收购,寻求
区域性关税联盟的庇护,以便加强对外竞争的能力。

  经过十年有计划的调整与整顿,当前几乎所有的大企业均经历了一个类似的
发展过程,即在头几年扩大了投资额、生产量并显著地提高了营业额,而近几年
则呈现超记录的巨幅利润。以1997年为例,金融界对股票上市企业利润增幅的预
估原在10%左右,如今展现的数字竟高达20%。同时对1998年利润增幅的预估,
也将维持在97年的水平。不言而喻,股市指数高攀是企业利润剧增的直接反映,
即便此时许多国家出现两位数字的失业率,同时其百货公司、餐馆业与旅行社等
等消费行业也多半门可罗雀,但小老百姓的窘迫至多能解释火热的股市交易里唯
有消费行业的股价低靡不振的原因,与大多数大企业的兴旺与否却是风牛马不相
及。

  暴跌的可能性

  随着指数的步步攀登,“黑色星期一”十周年的迫近,近来有关股市激烈反
弹的可能性也成为有关人士的热门话题。回顾十年前的国际局势与经济条件,不
难发现当时冷战的结束端倪未露;中东地区的局势与石油价格也极不稳定;欧美
之间与欧洲内部更是为了汇率问题、利息问题争执不休;为控制通货膨胀,美国
中银的贴现率甚至由一月份的7%调高至七月份的10%;除此之外,出与谋图暴利
的恶性收购更是再三地造成股市的震荡。

  如把十年前的情景与当前作一对比,如今明显呈现着一个冷战结束,美国独
占鳌头的相对稳定局面;通货膨胀早已受到控制;存款利息也低落到迫使保守人
士对股票的投资作重新考虑的程度;经波斯湾一战,频频下跌的石油价格大大降
低了生产成本;收购与公司合并的情况固然仍旧不断出现,但当前的目的却纯为
提高企业本身的价值,而不是着眼于将收购的企业肢解变卖;在“全球化”的部
署中,许多企业既能从关税联盟所提供的各种保护措施受益,又能毫不受阻碍地
将资金转移到任何目标地区。除此之外,欧美国家稳定的成长率明显地标志着经
济的复苏;最近美国多数上市公司在利润上所展示的优异成绩更是给兴旺的股市
交易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因此尽管目前许多欧洲国家仍旧存在着严重的失业问
题、生态问题,同时南半球贫穷化的趋势也随时可能给北半球带来意想不到的不
利影响。但是最终对欧洲股市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就目前一般分析家看来似乎
不外三个:短期而言,只要美元的上摆不致激烈到美、欧之间引起纠纷的程度,
只要利息率不致由于通货膨胀的失控而大幅上扬,则起码欧洲的股市仍然会持续
稳定的成长,而就全球的局势长远观之,当然不能忽略俄罗斯是否能够顺利融合
于欧洲大社会,冷战是否果真一去不复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