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的进展与市场的反映


  五月二日,欧洲联盟如期举行了高峰会议。会议上根据马城条约的规定,确
定了十一个加入欧元体制的原始国并推选了欧洲中央银行的第一任总裁。在欧银
总裁人选的问题上,经过德、法两方的激烈争执,最后终于达成“由荷兰中银总
裁担任任期原定为八年的头四年的欧银总裁,而后四年则由法国的中银总裁接任”
的协议。

  各方的反映

  该消息发出后,舆论界普遍哗然。虽然大家均了解此结果纯系出于妥协,但
却认为该妥协明显反映出欧洲联盟之间的不融洽,由是对欧盟今后的发展感到忐
忑不安。

  就各方的反映而言,除了法国官方之外,几乎是矛头一致地对法国政府的本
位主义立场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认为如此处处突出国家利益,不但有违联盟的团
队精神,尤其涉及到地位既超然又中立的欧洲中央银行,更是给今后的政治干预
造成极为恶劣的先例。

  这次最感意外、最感懊恼的当是首推德国总理柯尔。不推荐本国的央行总裁
而支持荷兰一方本已是个极大让步,如今必须得答应把总裁的八年任期分一半予
法国,不但是破坏了让欧银总裁放手制订长期规划的初衷,同时对自己的声望也
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尤其是考虑到,近年来德国的失业问题严重,前东德地区对
执政党日益不满,极右派势力也有增无减,几次地方选举执政党相继败北...凡此
种种,处境本已是焦头烂额的柯尔,如今再受此一打击,把总理任期延续到下个
世纪的计划自然是更加渺茫。

  德、法蜜月时期的结束

  论及近十五年欧洲国家之所以能够顺利地朝统合目标迈进,柯尔与法国前任
总统密特朗之间的密切合作自然是功不可灭。自从保守党席拉克上台之后,德、
法之间便时为北约组织东扩与欧洲联盟的发展问题发生龃龉,其原因一方面反映
出法国的保守派对统一后的德国在欧洲范围内的势力膨胀心存戒心;二方面两个
粗线条作风的大国总理碰在一块儿也的确是难以心平气和;三方面法国保守派在
议会中的席位仅占少数,由是席拉克必须高抬国家利益从而卸除可能来自反对派
的指责,因此似无此必要为了成全柯尔而牺牲自己。

  市场的规律

  经过这一场纠纷,接着便跨入了“五月抛,拔脚跑1(SellinMay,goaway!)的
紧张时刻。根据以往的经验,五月份通常是股市萧条的季节。如果市场对高峰会
议的结果反映得太过悲观,对当局者说来当然是件难堪的事。

  五月四日(星期一),欧洲联盟所属的各大股市初初开盘,其牛势动向便令各
当局顿觉心宽。且不说美元即刻受到压力略为下挫,欧盟国家的股市指数也普遍
上扬。按照分析家的理解,市场对此次会议的接受与肯定,反映出欧盟国家前几
年为求财政协调而进行的一系列整顿与部署,已使欧盟所属国家成为国际上经济
最健全、最具实力的一个大集体,因此今后的发展与竞争力均是无可限量;欧元
的建立将成为美元的最大竞争对手,尽管目前美元在国际贸易的支付手段中占有
三分之二的比重,同时尽管美元与其购买力相对比较有汇率偏低的现象,一旦欧
元于1999年1月1日正式使用,国际金融界将不可避免地大规模抛售美元和建立其
欧元储备,以便进行欧洲贸易和抵消汇率风险,因此在今后的几年内,欧元将成
为一种不亚于马克的硬货币。

  (完)

  原载《联合早报》1998.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