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之交再论欧元

                              俞力工
    

  正当欧洲人满怀兴奋迎接新世纪之时,不得不对欧元的低迷不振感到彷徨。
欧元,这个集十余国家之努力,筹备了整整四十年头的跨国货币,出笼尚不及一
年,便已由年初所规定的1:1.18(对美元)跌到1:1。若不是本月初香港当局恰
好宣布将欧元外汇储备由10%提高到15%,该15%的跌幅肯定还会更加难堪。

  虽然在国际外汇市场上某种货币价值的增贬一向具有极大的偶然性,但毕竟
欧元的推出本来就有与美元竞争的目的,因此即便目前对欧元的前景作出任何评
价均有嫌为时过早,但采用之后一路地往下跌的趋势在许多人看来终归不是个好
兆头。

  谈及欧元下跌,能够例举的因素其实很多:1.作为国际通用货币,美元毕竟
是个老字号,更何况国际上大多债务均以美元结算,因此绝对不会突然由于欧元
的存在就改变所有的契约规定;2.一种货币要发展成为国际通用货币,一般少说
也得有个十年、二十年的优异表现。如今欧元诞生不过一年,要想成为大家惯用
的支付、储存手段就必须长期耐心对待;3.八年以来美国的经济蓬勃发展,尤其
近两年来的各种基本指数(如成长率、失业率、通货膨胀率、投资增长率、研究
费用的增长率、通讯、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等等)均较主要欧洲国家为优,因此
欧元生不逢时,一出门就遇上强大压力;4.本年年初欧元推出时早已估计到在国
际贸易上美元的实际购买力超过欧元15%,因此当时就有许多观察家作出“欧元
汇率定价过高”、“欧元将贬值”的预言。

  欧元跌至1对1美元后,欧洲范围内自然也不缺少对欧元的稳定性表示乐观的
意见。首先,代表官方态度的欧洲中央银行、德国央行等尽管在内部也存在着不
同看法,但大体上均表示对欧元的下滑处之泰然。理由是欧洲内部市场的统合工
作进行顺利,成员国财政方面也取得一定程度的协调,今后再通过市场的自由化
,出口的增长,物价的下跌,通货膨胀率的有效控制,多数企业对前景的乐观估
计,相信无需当局的任何干预,欧元也会经得起市场的考验。支持官方意见的舆
论还提出美国外贸的巨大逆差,以及可以天文数字比拟的美元发行量均是美国、
美元最大隐患。对比之下,欧洲的外贸情况不仅是更加健康,欧元的发行量也更
具透明度...。

  就在欧洲舆论界为欧元的地位与前景争论不休之时,一向在欧洲享有甚高声
誉的奥地利经济研究所提出了一种新的看法,即12年前,自欧元的前身,即欧洲
货币单位(ECU)采用之后,其对美元的汇率就偏高30%有余。如今,继欧元下跌
15%之后,再下滑个15%应当属“正常范围”。该经济研究所提出的理由是,传
统以国内市场购买力的大小加以对比的两种货币的价值计算方式并不一定准确。
原因是国内市场的交易商品(如医疗、教育、公共服务等服务界商品)在国际贸
易上并不能进行交易。因此如果把购买力局限在国际贸易上可进行交易的商品上
(tradable goods)并加以对比,则欧元的实际购买力应当低于美元的15%。就
笔者看来,这种计算方式显然是把欧洲社会的“强项”(即公共服务)排斥在外
,所得出的结论也自然是对美元有利,对欧元则稍欠公允。不论欧元今后的走向
为何,也不论最初欧元的推出是否有向美元“挑战”的动机,单就从建立一个新
的跨国性货币以缓冲美元所带来的风险性而言,欧元的存在本身就有重大意义。
这方面固然在短期内可能不为人们意识到,但具有前瞻性眼光的人士迟早会发现
欧元的真正保值价值。(完)


  1999年12月12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