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的代价与瞎忙一场

                              俞力工

  19世纪末欧洲军事官僚推出政治舞台后,民主政治始走上轨道,一方面,政
党政治、议会道路不再受到军变威胁与干扰;二方面,民众可透过国家力量来制
定维护正义的社会政策,并由国家出面投资、掌管一些与全民利益、国家发展前
途直接有关的公共事业(如劳保、交通、水电等),由是,不再需要暴力革命的文
明社会,自此向资本主义原始积累野蛮时代告别。

  及至冷战时期,东西两大阵营更是出於竞争需要,建立了相当完整的社

  会福利政策,并由此在欧洲巩固了兼顾社会正义的“社会市场经济”概念。

  七十年代初,考虑到生态破坏、自然资源耗竭问题,环保意识随之高涨。由
是,在“社会市场经济”之外,又普遍提出了“环保社会市场经济”要求。八、
九十年代之交,鉴于全球化的急速扩张与文化商品的侵袭,使得世界各地的本土
文化受到严重摧残,又出现了“文化、环境保护社会市场经济”的合理主张。

  文明时代初阶段的利益重新分配、公营措施,以及其后的环保政策、文化政
策,都可视为社会的必要开支,长远利益的维护,对自由经济、自由市场的制约,
对大资本“创造更大利润”加诸的束缚。这就难怪,当共产阵营分崩离析之时,
“新自由主义”、“新保守主义”一时间甚嚣尘上。为了减轻企业开支、税务负
担,扩大利润,竟不顾社会正义,不顾社会安定与长远利益,片面强调提高“效
率”与“竞争力”。

  为达到此目的,“新自由主义”除了削弱工会、裁减福利、降低企业税、拍
卖公营企业之外,还在国际上透过不受任何议会推选、授权、监督的世界贸易组
织,要求各成员国对进口商品降低环保、卫生管制标准(这些标准往往通过本地
议会立法),放宽金融、工、农、服务、文化商品等市场,并以经、贸制裁手段
逼迫尚未加入世贸组织的成员就范。经过十多年的实践,世界各地,包括两岸三
地,从全球化受益的集团逐步结为一体,其利益冲突也多透过世贸组织仲裁、协
调,而绝大多数的世界人口则渐渐贫穷化、边缘化。该代表国际大企业、跨国公
司利益的全球化策略果真垄断全球经济命脉,则人类社会终将再次面对原始积累

  状况,百年来追求社会正义的各种努力便算是瞎忙一场。2003/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