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民族自决问题的来由


  随着华沙集团的解体,民族自决问题又成为众人瞩目的问题。从东欧各地民
族自决运动发展的激烈程度看来,可以相信,今后两大集团间的大规模冲突虽可
避免,但小规模的、局部性的民族间冲突仍将不断发生。因此,为求人类社会的
全面性和平发展,便必须认真对待民族问题,并尽可能地在问题激化为武装冲突
之前提出有效对策。

  历史上,或说是在资本主义时代之前,民族国家的概念是不存在的。那时,
国家存在的形式,要么是跨越民族范围的帝国,要么是无视民族间文化差异的封
建割据。直到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和贸易方式打破了封建时代的封闭状况时,才
逐渐产生了以共同语言、地域、经济联系、精神素质为基础的民族群体。同时,
又由民族内实力最强的一批人(也可称为民族资产阶级)建立了当时众相标榜为
“自然的创造物”的民族国家。

  在社会发展史中,中国始终是个“异数”,它之所以能够在两千年前便形成
一个以汉族为绝大多数的大帝国,认真想来,应与一贯的土地买卖自由和贸易自
由政策有关。

  言归正传,民族自决理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已成为世界性政治口号,同时,
该理念也已由欧洲引伸至受殖民主义压迫的民族。然而,不幸却有一些起跑较晚
的民族,由于本身的脆弱而无法突破一些大民族所强加的障碍,并建立起独立自
主的民族国家。综观东欧地区争取民族权益的小民族,几无例外地均属于资本主
义发展较落后的一类。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原因之一,便是塞尔维亚人感到其民族利益受到奥匈帝国
的侵犯。战争结束后,战胜国本应痛定思痛,妥善地处理民族自决问题。遗憾的
是,它们却重蹈覆辙,无顾于民族自然结合的特点,把若干民族分割地肢离破碎,
并将其部分划进了自己的版图。

  俄国革命成功前后,其理论家也曾围绕着俄国所属之少数民族的前途问题进
行讨论。在理论的层次上,多数主张给予小民族政治分离权以至于独立权,但在
现实政治上,革命成功后却采取了联邦制度,理由是,在统一的社会主义国家内,
小民族可获得更好的发展,换言之,民族利益得服从主张国际主义的劳动阶级利
益。

  如今,自我标榜为社会主义的华沙集团一旦土崩瓦解,小民族自然而然地便
想到要伸张其固有的自决权利了。而从各小民族争取自决权的手段观之,过去稍
具有资产阶级民主传统的民族多采取票决手段,而与民主运动一向无缘的民族则
多半有诉诸暴力的倾向。这一特点,当然也体现在占统治地位的民族的对应办法
上。

  根据以上历史的介绍,不难发现,东欧少数民族问题要么属列强间的条约后
果,要么属封建、帝国时代遗留下来的问题,其性质与殖民主义压迫下的民族自
决问题不同。因此,国际法上只是在反殖民主义的意义上对自决权作了详细具体
的解释。至于脱离该范围的民族问题,则既没有对“民族”又没有对“权利范围”
(分离或自治)作任何规定。

  马克思在世时,便曾纯粹从政治角度讨论东欧的小民族问题,并一再劝吁小
民族不要求急心切。他主张,在争取权益时,应一方面考虑到自身的实力和条件,
一方面得注意统治民族的对应手段,尤其重要的是,必须认清哪一条道路能更迅
速地求得发展和进步。

  就这方面而言,笔者以为,国际社会似宜及时建立某种机制,在积极协助统
治民族的经济、文化发展的同时,透过媒体向少数民族发布大量的分析资料,以
便尽快使其充分了解自身的处境,并作出一个理性的决择。

  1991年1月11日于维也纳

  《大公报》199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