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民族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俞力工

  步入后冷战时期,民族纷争毫无疑问是个最令人关注的问题。谈及民族主义
以及在此基础上所建立的法西斯思潮,似有必要介绍几个基本概念:

  1.传统帝国时代只有文明、野蛮,统治者、被统治者观念,而无优秀民族、
劣等民族,压迫民族、被压迫民族观念。直到殖民主义时代,殖民主义者为了自
我辩解,才刻意挑选一些学术研究结果(如进化论),似是而非地编织了一套种
族学说。嗣后,待民族国家纷纷建立,民族主义就像澳洲土人的回镖一样,给欧
洲人自己造成极其严重的伤害;

  2.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战胜国以“民族自决原则”为借口,对战败国加以
惩治、肢解,而实际上却又违背“民族自决”原则,一方面保留自己的殖民地;
二方面却把许多战败国的土地划割给其他民族,由是给国际间制造了新仇恨、新
问题;

  3.法西斯主义之所以首先在意大利与德国产生,主要的原因是该两国于一战
结束后均感到民族利益受损,生存空间不足,经济停滞不前,因此唯一的出路便
是重新布局和建立国际新秩序。

  德国的“法西斯主义”或称“民族社会主义”(国人常将Nationalsozialis
mus误译为“国家社会主义”)与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最大的区别除了执行得更坚
决、果断之外,还在于反犹太人。其共同点大体上可概括如下:

  1.把本民族神秘化,自诩为“××传人”、“××之子”,由是担负某种神
圣使命。至于非我类,则属应当受其摆布、统治的下等人;

  2.利用扩大政府开支,增加基本建设和发展军需工业的方式来解决经济萧条
问题;

  3.把国家社团化,由是在“共同利益至上”的幌子下,排斥阶级利益和私人
权利;

  4.对外以捍卫“民族自决原则”为由收复失地,实际上却是进行侵略、扩张
生存空间,对内把一切的不幸的责任推诿至“内奸”身上(如犹太人、左倾分子
),而实际上不过是踩在弱势、无助群体的身上拔高自己。

  

  就讨论法西斯主义的现实意义方面,笔者以为当今世界正处于全球化、区域
化的紧迫阶段。在此过程中,任何社会不知因势利导便可能由于地方、本土、传
统利益受到冲击而滋生法西斯主义思潮。以第三世界为例,绝非偶然地,基本教
义派(Fundamentalism)便呈越演越烈之势;至于西方国家,其极右派所主导的
民粹主义(Populism)也正甚嚣尘上。值得注意的是,每当某地区的族群纷争闹
到不可开交的地步,便难免受到国际势力的干预。以波斯尼亚、科索沃为例,国
际势力之积极干预,其目的显然不是为了伸张民族自决原则,否则无法解释为何
丝毫不顾及该地区其他少数群体(如塞尔维亚族和吉普塞族)的自决权与生存权,
就此意义而言,南斯拉夫的四分五裂似乎又与民族自决无甚直接关系,更可能的
原因是,美国藉南斯拉夫问题扩充自己的权力,限制主权国家与联合国的权限,
同时又为了主宰欧洲盟国在波斯尼亚、科索沃、马其顿埋下下一次纷争的导火线。

  由此观之,民族自决原则就像民主、人权、自由、平等一样地不可奉为圣旨,
一方面这些标签本身就有不同的层次与标准;另外,从实际出发,任何社会发展
均需要一定的过程,罔顾主、客观条件执意于一蹴而就,理想主义破灭事小,家
破人亡则何必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