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途多蹇的库尔德民族


  历史上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两大世界之间的冲突连绵不断,而其中最脍炙人口
的故事,首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伊斯兰教一方的主角人物萨拉丁(Saladin)温文
尔雅、气宇轩昂,沙场上又摧坚折锐、所向披靡。1187年伊斯兰联军攻占耶路撒
冷,势如破竹,整个基督教世界震惊之余,不得不调集各地勇士东征讨伐。但丁
在《神曲》中置萨拉丁于炼狱中,使之与苏格拉底、柏拉图、凯撒大帝平起平坐。
这位传奇人物的英雄事迹虽是家喻户晓,然至今大多数阿拉伯人仍误以为他是阿
拉伯人的手足兄弟,而事实上,萨拉丁却是一个血统上与波斯人极为接近、百年
来又与阿拉伯人水火不容的库尔德人(Kurden)。

  萨拉丁对伊斯兰教说来,尽管曾建盖世之功,其子孙却是命途多蹇,灾难不
断,近年来更不时成为新闻报导中的悲剧人物。例如,1988年伊拉克当局施用毒
气弹杀害5000名库尔德村民;1991年在伊拉克军队扫荡之下造成200万库人逃亡事
件;1992年9月德国柏林市召开社会民主党国际大会时,二位库人出席代表惨遭谋
害;土耳其当局对库尔德少数民族的迫害早已是劣迹昭彰,成为其求入共市遭拒
的理由之一。

  据估计,库尔德人口约有2500万之多,其中1/3居住在伊朗西部,1/3居住于
土耳其东部,1/3弱在伊拉克北部,另有少数散居在叙利亚北部和亚美尼亚共和国
的南部。库人大多数虽属伊斯兰教逊尼派,但却不似一般逊尼派教徒那么严守清
规戒律。经济上库人多依靠农畜牧业为生,然由于山区土地贫瘠,又得不到当地
政府的照顾,因此生活上始终属最低阶层。

  伊斯兰帝国时代,库人无论是在阿拉伯人、波斯人或土耳其人治下,均能在
超民族的泛伊斯兰教精神下与同教异宗的统治民族和平共处。及至十九世纪末叶,
奥斯曼帝国在英、法、俄的扩张政策和民族主义双重压力下濒临崩溃之时,库尔
德人也随着民族自决潮流提出了自治要求,因而长期受到处于统治地位的多数民
族的残酷迫害。

  就处于伊朗境内的库尔德人而言,伊朗在奥斯曼帝国瓦解之后,即遭俄国与
英国共同瓜分,库人居住区则划入俄国势力范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苏联
为惩罚伊朗战时的亲德政策,于1946年1月扶植了库尔德共和国。同年,美、英施
加压力迫使苏联自伊朗撤军,年底,库尔德共和国便在伊朗政府军攻击下宣告覆
亡。自此以后,库尔德人便成为信奉什叶派的伊朗人眼中的“叛徒”。土耳其方
面,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奥斯曼帝国除土耳其之外尽遭列强瓜分并吞。土耳其
不甘受辱,便于战争期间加入以德国、意大利为轴心的中欧阵营。中欧阵营战败
后,战胜国在色弗列(Sevres)会议上决定允许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人自治,然在
土耳其当局的百般阻挠下,自治始终无法实现。土耳其当局除了视库人为“土耳
其山胞”并禁止其使用库尔德语之外,还有计划地强迫东部库人迁居至土耳其内
地。西方国家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惟恐土耳其再次投入德国怀抱,战后又积极争
取土耳其加入北大西洋公约,因此对土当局迫害库人的行为采取姑息态度。

  伊拉克方面,英国自从奥斯曼帝国手中取得伊拉克之后,便积极为巩固该殖
民地而作各种努力。色弗列会议虽明文规定伊拉克摩苏尔地区(Mosul)的库尔德人
将举行投票以决定其独立及归属问题,然英国当局却觊觎该地区所蕴藏的巨大油
田,因此会议后非但对公正投票不表热衷,甚至鼓动国际社会承认(1926年)该地
区属伊拉克所有。伊朗政府则因边界未决问题与伊拉克龃龉不睦,便长期在军事
上援助伊拉克境内的库人进行反抗。1974年伊拉克在边境问题上对伊朗做出让步,
并以伊朗终止对库人的军事援助作为交换条件。自此库人孤立无援而遭到伊拉克
当局的血腥报复。伊拉克政府对库人采取斩尽杀绝政策,其中尤以1988年施用化
学武器而使国际社会感到震惊。

  1990年8月伊拉克侵略科威特之后,美国原试图在伊拉克军方内进行策反,及
至军方毫无动静,美政府便鼓励库尔德人武装起义,但库尔德人采取行动后却不
见美军的配合援助,于是造成200万库尔德人逃亡土耳其、伊朗,导致抛尸遍野、
惨绝人寰的事件。在国际舆论再三谴责之下,美政府下令划北纬36线之北为非军
事区,以保护库尔德难民的安全。目前库尔德难民仍处于依靠国际社会接济、有
家归不得的悲惨境地。

  东欧集团解体之后,民族纠纷此起彼伏。有人形象地比喻共产主义为一个密
封的大锅盖,一旦掀开后,各种草药仍冒出原有的味道。果真如此,则库尔德人
的命运更像是没有锅盖、长期熬煎的草药,气味虽重,却早已使人无动于衷了。

  《联合早报》94年3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