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皮诺切特引发重重问题 


  本月16日,在两位西班牙法官的推动下,其司法当局向英国发出一份通知,
要求逮捕前往英国就医的智利前领导人皮诺切特,理由是皮诺切特在25年前曾涉
嫌“杀人”与“杀害西班牙公民”的罪行。

  英国司法当局接获该通知后,即根据英、西两国之间的引渡条约,将刚于9日
动过手术的现年82高龄的皮诺切特置于软禁之下。按两国引渡条例规定,西班牙
司法当局必须在40天之内向英国正式提出引渡要求和罪证,而后由英国司法当局
作出是否准许引渡的决定。

  此事件发生后,不但引起智利反对与支持皮诺切特的两派人马之间的激烈冲
突,还导致智利政府对西班牙与英国政府提出强烈抗议。

  国际社会也为此突发事件感到震惊,并围绕着许多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历史背景

  1973年智利的社会党人阿连德在民主选举中获得大胜,以皮诺切特为首的保
守军人不甘失败发动了一场政变,结果阿连德被杀,另外据闻还有4000多人遭杀
害或失踪,其中包括79名西班牙人,智利也由此再经历了长达17年的独裁政治…
…。

  1990年皮诺切特退位后,继续担任终身职的参议员,此后国家又发布特赦令,
对过去的政治纠纷不再追究法律责任。换言之,皮诺切特在国内还终身享有豁免
权。

  此次皮诺切特以医疗为由前往英国,所持的是外交护照,因此按国际法与一
般邦交国家之间的规定享有不受法律追究的豁免权。过去他与英国的许多政要(
如撒切尔夫人)维持良好友谊,同时在1982年福克兰战争期间,智利政府曾公开
袒护英国而与阿根廷交恶,因此智、英两国之间的关系也一向非比寻常。如今皮
诺切特自然没料到国际气候已有所改变,同时工党执政之后竟会翻脸不认人,以
至于落得一个“阶下囚”的尴尬下常

  各方反应与争议问题
 

  就引渡皮诺切特一事,中西欧的自由主义派及左派均认为这是一个保障人权
的范例,因而拍手称快;保守派则以较审慎的态度从国际法与国际习惯作法的角
度对西、英两国司法界的作为提出质疑。至于第三世界国家,似乎除了智利的部
分反对皮诺切特的人士之外,多数认为这是对智利司法管辖权的侵犯。

  在引起争议的诸多问题上,赞成方认为任何人严重触犯人道、人权均不得享
有外交豁免权,维护国际人权协定应当优先于国家法。反对方则指出,英、智两
国既是邦交国家便必须遵循国际法对对方授予的外交身分予以尊重,更何况智利
是个充分、完整的主权国家,应当具备处理本身事务的能力,而无需第三国越俎
代庖,因此擅自对他国外交人员进行法律追究,无异于对外交人员与主权的不可
侵犯权进行

  侵犯。至于国际人权条约,反对派认为凡涉及国与国之间的人权问题,应当
委托一个中立的国际机构(例如联合国属下的人权委员会)来处理和进行裁决,
如果每个国家都认为有权对他国的人权问题进行干预,则天下绝无宁静之日。

  在追诉期限方面,赞成方认为追诉期的无限,恰恰表示对触犯人权罪行进行
追究的果断和决心。反对方则认为,对一个前往英国求助的82高龄人士进行法律
追究,一来有违常理、道德;二来无限期的追诉会把数十年前的老问题一并抖出
来,从而再度挑起仇恨和制造社会混乱。以西班牙本身为例,1936年内战之后还
经历了四十多年的独裁统治,其间受害人口甚至可以数十万计,果真以目前的人
权标准对涉嫌犯罪者进行追究,那么在西班牙境内罪行较皮诺切特更加严重的就
大有人在。为何西班牙对自己就如此宽容,而对智利就如此苛刻!针对这点,智
利现任总统就批评西班牙“健忘”。某些第三世界的舆论对西班牙、英国的做法
也不以为然,认为这次事件再次显露发达国家具有对第三世界国家指手划脚的趋
势。如果越南当局因越战时期美军在越南施用化学武器而把美国领导人软禁,美
国的反应必定是再度的全面轰炸……。

  至于引渡的依据,赞成方多认为只要西班牙所提出的理由与证明足够充分,
则英国当然有履行引渡条约的义务。反对派提出,为防止滥用引渡,国际法一般
规定引渡不得涉及政治、宗教、军事问题,换言之,应当局限于刑事案件。如果
皮诺切特可成为引渡对象,则大多数非民主国家的领导阶层均可列为引渡对象。

  总而言之,英国当前的处境非常难堪,因为在过去西方对历史的老问题大体
上持有如下的共识,即在认知或认识历史方面必须从严,而法律追究上必须从宽
;如今突然想认真处理一下他人的历史问题,所触及的困难倒不单单在于得罪西
班牙或智利,而在于追究皮诺切特的必然结果就是终将抖出1973年的智利政变幕
后还有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策划。

  『联合早报』28/10/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