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欧洲的疯牛病与成因

                             俞力工


  自1986年英国发现疯牛病之后,单单英国受感染的牛只就多达20万头,而食
用牛肉(包括内脏)患得新型克雅氏症的人数近年来也达到每年数百人之多。此
后,法国、爱尔兰、丹麦、葡萄牙、德国、西班牙、比利时也先后发现疯牛病例,
至本文截稿之时,又传出意大利及奥地利发现牛只受感染迹象。

  由于无论是牛只或人类受感染之后还得经过6至8年的潜伏期,病发后又会产
生中枢神经受破坏,大脑呈海面状病变并导致痴呆、神经失控和死亡的结果,另
据各方报道和预测,在最坏的情况下,数年之后欧洲各国受感染的人数还可能达
到百万之多;至于被迫消灭的牛只则至少有200万头;各国为此传染病支出的费用
将高达20亿美元…。有鉴于此,欧洲目前是谈牛色变,谁都不知道是否身体里已
经隐藏着致命的病菌,什么时候大脑会变为浆糊一团。尽管目前医学界对疯牛病
的了解相当有限,不过对病因系由中西欧国家近数十年来广泛使用肉骨粉饲料喂
养牛、羊而引起则无任何争议。

  当前欧盟所属国家的媒体多侧重于批评农民、农业资本家为提高牛奶、牛肉
产量,在原本素食的反刍动物的饲料中参合肉骨粉,于是久而久之使牛、羊产生
生理病变。这种违反自然的荒谬作法许多人讥讽为“给和尚吃死人肉”。另有人
指出,欧盟国家的牧地、草料有限,为了图方便和降低成本,不顾一切地诱使农
民采用大规模生产的工业化廉价饲料;同时又出于恶行竞争,许多肉骨粉生产企
业盲目采用病死牛、羊作为饲料来源,并不断降低杀菌温度而导致不可收拾的局
面。

  其实,以笔者之见,疯牛病似乎也是欧洲联盟一向为人所垢病的农业保护政
策的一个自然结果。就欧盟整体观之,其农业总产值仅仅占社会总产值的3%;农
业人口也只及总人口的7%左右。 多年来欧盟所属国家的诸当局为了保护农民的
利益,不惜维持农产品高价格政策,并把大部分的欧盟开支花费在给农民的补助
上。农民得到的好处一多,便尽情扩大生产。以牛肉为例,在政府的鼓励、资助
和促销之下,欧盟的农产品一方面在国际市场上大规模倾销,由是与美国为首的
农产品出口国产生严重磨擦;一方面透过种种办法,严格限制第三世界国家的农
产品销售至欧盟国家,于是给弱势国家造成严重的经济问题。以阿根廷为例,由
于其牛肉受到出口限制,每年的损失便高达20亿美元。此时,当欧洲的牛肉令人
不敢消受之际,按常理应当大量由阿根廷进口无害的牛肉至欧洲。然而实际情况
却是,由于消费者排斥牛肉,自然也影响阿根廷牛肉的销售。于是乎,疯牛病又
殃及所有无辜的出口国。

  十年前笔者为文谈及欧洲的农业政策时,便曾指出,在中西欧范围内,农业
人口的减少与消失是个高度工业化的必然结果,人为地透过补助政策维系其存在,
不只是增加自己的负担,同时也杜绝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生路,而之所以产生这
种畸形政策,主要原因在于保守党为争取农民的选票,不惜牺牲整体利益。笔者
不曾料到的却是,这种大脑产生的畸形政策竟然会像澳洲土著的回镖,给大脑造
成疯狂的致命伤害。(完)200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