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问题面面观

俞力工


7月30日在美国强力推动下,安理会以13票 (中国、巴基斯坦弃权) 通过“第1556号决议”,其中要求苏丹政府1个月内解除阿拉伯民兵 (骑兵) 的武装,否则将引用《联合国宪章》第41条规定,对苏丹采取“武力以外之对策”(主要指经济制裁) 。

其实,根据7月3日联合国与苏丹达成的协议,苏丹当局已同意在3个月之内解除阿拉伯民兵和其他非法组织的武装,并答应对国际援助人士提供一切的方便。此后,据联合国人道事务机构的报导,当前局势的确已有好转,然而美国为何突然如此积极进行干预呢?

苏丹于1956年摆脱英国而独立,领土范围居非洲之首,境内3000多万人口中就有600多个民族。大体而言,70%以上人口信奉伊斯兰教,其中北方阿拉伯人约占40%。黑人除少部分信仰基督教 (约200万) 外,多数信仰伊斯兰教和不同的地方原始宗教。80年代发现西南部丰富石油资源后 (当前估计有20亿桶) 即爆发内战。2002年7月在美国压力下,伊斯兰教政府已与“苏南反抗组织”(SPLA) 达成均分石油利益协议,并允许南方于2008年之前进行投票以决定是否独立。

此后,既不归南,又不属北的西方达尔富尔地区的黑人感到待遇不公,也先后组织“苏丹解放军”与“正义与公平运动” ,纷纷提出自决或独立要求,由是,又与当地阿拉伯民兵大打出手。如今,占优势的显然是阿拉伯民兵,18个月内各方死亡人数约达1万人,流亡人口有100万之多。

所谓阿拉伯民兵,固然在过去曾得到过政府支援,而目前则与所有黑人武装团体一样,均非中央政府所能控制。如今,即便政府果断实施安理会决议,也未必能够在30天内解除兵力达1万人的阿拉伯民兵的武装。除此之外,据多方报导,滥杀行为也并非局限于阿拉伯人,甚至黑人组织互相之间也毫不多让。因此无论局势如何发展,可以肯定的是苏丹政府将进一步削弱,国家甚至可能步上南斯拉夫四分五裂的后尘。

就一般西方流行观点,民族独立似乎是个天经地义的道理,但更普遍的情况则不幸是,新独立的民族范围内也夹杂了大量其他少数民族,且几无例外地均受到新统治民族的更多歧视待遇。更恶劣的情况则是,当国际势力支持某一独立运动时,往往对新产生的民族压迫听之任之。就苏丹的具体问题而言,一旦四分五裂、军阀割据,继而产生的民族清洗血腥事件只会更多,而非相反。自然,对外来的军事干预依赖也就成为永恒状态。如今,美国的积极干预,说明美国自1992年初制定“不让任何区域自行解决安全问题” 政策以来,总会适时向国际社会提示他的独占鳌头、发号施令地位。至于后果…似乎只要封锁新闻便能取得“眼不见必然静”的效果。

环顾世界,问题类似苏丹的国家很多,其根源多自古有之,需要注意的是,传统部落社会以至于大帝国,尽管时有争战,但各个部族多能根据自己的特点(务农、经商、手工、游牧)自然交错地生活在同一地理范围内。除此之外,无论是土皇帝或帝国君主,统治靠的是武力与威信,而非“色素”(种族、民族),因此上下之间一般只有“统治与被统治”之分,而无“统治民族与被统治民族”之别。殖民主义时期以来,西方不仅给带全世界来了种族主义、民族主义观念,甚至任意地提升一个族群的地位,以作为殖民主义者的代理人,由是激化了族群间的矛盾;或是把自然形成的地理范围按经纬度切割成“国家”范围,由是给许多族群杂处的殖民地造成更多的问题。许多地区,即便到了21世纪,仍旧需要一个极权的中央政府维持安定秩序。苏丹即是典型的例子,如西方提供的建议不是融合政策、经济援助,而是民族自决,则国家一旦四分五裂,600个民族相继宣布独立,表面上固然多带了点“西方民主” 色彩,结局则可能是个全面的民族清洗和最终的军阀割据(如索马里)。远如非洲暂且不谈,我们只消观察近期欧洲东南部科索沃地区的发展,便可发现自北约组织进行军事干预以来,在新一轮民族清洗作祟下,如今所剩下的塞尔维亚族非但不及原人口的10%,甚至本年3月份还有数千名塞族人口在维和部队的眼皮下继续遭到阿尔巴尼亚人的驱赶。有鉴于此,西方国家的药方并非放之四海皆准:在多数地区,一旦强行实施民主选举,则各部族至多推选本族的代表,民主由是流于形式;盲目推行民族自决,则突然间各民族争相夺取最大势力范围,由是造成民族清洗惨剧。古今中外,无论国家、地区的发展,必要的条件就是安定与时间,然而综观后冷战时期的发展,最不可及的条件恰好就是安定与时间。 200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