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50周年国庆前夕谈国事


  谈及国事,不外乎国防、经济、政治(内政与外交)诸领域。

  中国50年来的国防建树尽管有目共睹,但却经历了一段较不为外界所关注的
“摆脱游击思维”的漫长过程。

  所谓国家军事综合实力,无论在攻、守或吓阻方面,其实一向就没有游击战
的一席之地。现代战争之胜负,甚至包括中国内战的胜负,始终取决于正规武装
力量的强弱与多寡,和交战方承受战争能力的大校如今,中国之所以能够改变百
年积弱的面貌,能够立足于大国之林而不受肢解,正是由于近二十年来排斥了“
军事次文化”的干扰,把人力、物力集中于正规军事力量的发展。

  经济方面,笔者一向主张按孝中、大顺序,逐步改变国营企业的结构,同时
也一向反对以推动群众运动的方式处理任何有关人民生计的大事。如仔细观察当
局对所有制问题的执着,似乎生怕改变公有制即等于抽掉了执政的合法性。其实
社会主义的基础并不在于多数企业名义上属公有还是私有,而在于国家是否朝社
会公正的方向努力。

  据闻中国驻南使馆遭美空军轰炸之后,国家当局毅然决定降低出口导向经济
结构的比重,同时将加强内需市场的建设。本人以为,开发内需市场,减轻对外
依赖是任何稳健社会的必经道路。由此项战略调整的出现,令人相信中国当局的
领导能力不仅是充分的而且是有效的。

  谈及内政,笔者以为与其在政党政治、议会道路与民主、人权方面纠缠不清,
在现有条件下不如多重视专家治国。世界上空有议会选举而政治、经济一败涂地
的例子比比皆是,而真正能够取得长足发展、稳定前进的国家均脱离不了精英治
国。国家及时培养人文科学与社会科学专材的成本效益肯定远大于举办选举。凡
社会科学受重视的社会绝对没有邪教滋生的土壤,遇到重大问题也多能通过讨论
与协商取得解决的办法,而不是动辄提起拳头与弹头。

  中国素有外语人材包办涉外事务的奇特现象。殊不知其荒谬之处无异于仰仗
汉语教师掌管内政。处于非常时期采取非常手段固然无可厚非,但长此以往却助
长说空话的积习。无论是从事外交、外贸、文化或学术交流工作,最关键的品质
还在于专业素养。最近,经过再三的挫折之后,国家当局作出要加强宣传与公关
的总结。但愿当局也认识到公关与宣传人材也有硬体与软体之分。

  内政与外交之间显然还有侨务政策一席之地。从最近印尼排华暴行观之,显
见的事实有二:一是种族歧视行为绝不会由于“归化”、“入籍”而有所缓和,
因此全球华人出于同胞之朴素感情和人道意识必须对受害同胞施加援手;二是施
加援手之时万万不可在香港同胞与印尼华裔之间加以区分或厚此薄彼。鉴于东南
亚国家多属非移民习惯国家,国家当局似宜考虑取消该地区人口入境签证的规定。
如此一旦再发生排华事件,受难同胞起码有一个走避之地。

  对比之下必须承认国民政府的传统侨务政策远较北京政府之侨务政策更加符
合侨民之心。对国民政府而言,凡认同于中国文化者无分国籍一概视为侨民,理
论上也尽可能不分内外地雪里送炭。该政策虽然可能遭受“干涉内政”的恶意指
控,但却不至发生一方面全力拯救中国籍的儿子,而另一方面却任由暴乱者奸杀
嫁出去的女儿的悲惨事件。

  台海两岸问题理论上虽属中国内政,事实上却不得否认问题系由国际干预而
产生。俗谓解铃还得系铃人。当务之急似乎在于要求美国对台独分子加以约束,
而非对台湾整体进行军事威胁。

  昔年香港回归之日在即,由是产生“一国两制”政策。香港向为地方政府,
是故“一国两制”无损其地位丝毫。台湾地位高于地方政府,统一与否又无任何
时效,国家当局与其在“一国两制”上大费周章,不如集中力量促进经济建设。
二十年改革成绩斐然,再有十年高速发展,便绝不怕美国刁难。小平先生经建功
勋永垂不朽,韬光养晦之前瞻性教谕更是令人心服口服。小不忍乱大谋,笔者殷
切期望国家当局三思而后行。

    1999.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