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显龙造访台湾有感

俞力工


最近,即将接任新加坡总理的李显龙先生由于造访了台湾,而引起大陆官方与民间的强烈反弹。该情况讓人忆及美国攻打伊拉克前,欧洲联盟内部所造成的龃龉和分裂。

欧盟新成员多数为前华沙集团所属成员,自该集团土崩瓦解后,转而积极支持美国,部分原因固然在于美国利诱;然而最关键者,其实是他们对俄罗斯的前景未敢预料,深怕今后再度受俄罗斯压迫时,“老欧洲”国家不具备提供充分安全保障的能力。因此严格说来,“老欧洲”国家的虚弱是“新欧洲”离心离德的最大原因。以法国为首的若干“老欧洲”国家显然对此“忧患意识”不能理解,于是,对“新欧洲”频频作出的强烈指责非但于事无补,反而破坏了欧盟的团结、伤了成员间的和气。

二战结束后,中国突然以安理会成员身份跻身于五强之林,地位一时可谓如日中天。然而一场内战非止造成国家的长期分裂,更将广大东南亚侨民置于孤立无援绝境。在伊斯兰马来族的包围、压挤下,唯一生存之道似乎仅仅剩下明哲保身、与中国保持距离一途。长期间, “不断革命”、“革命输出”与“支援红色高棉政策”曾给东南亚同胞带来了灾难后果。母国既然如此不济,自然就丧失指责海外华人“背叛”的资格。如今,李显龙为“隔代遗传”事争取国际好感而造访台湾,其政策拿捏上尽管可以商榷,但却大可不必暴跳如雷。果真华夏本土国泰民安,边陲小民还有夹着尾巴、花银子巴结老外的需要吗?2004/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