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本末倒置的台湾司法与政治

俞力工


据报载,前司法院施启扬院长最近出书,对迟迟不成立“319特别调查委员会” 之“结果”无法谅解,因此认为,为求彰显司法独立、社会正义,吁请现任翁岳生院长加速采取行动,从而给民众一个妥善交代。除此之外,施先生对整个犯案过程的离奇、巧合,表示万分感慨之余,还祈求“天佑台湾”叀?

综观319案发后侦察行动的发展与不发展,以及现代国家的习惯做法,不得不让人作出如下推断:

一. 一旦如此严重之刑事案件发生,司法机器早当自行启动,并积极筹组“特别调查委员会” ,全力以赴、专案调查。而一般只有在发现国家安全受到外力干预的情况下,似乎方有需要动员国安机构参与协作,而非一开始便让人越俎代庖;

二. 即便司法当局一时疏忽,鉴于事态之严重与民众之关切,政府无论在法律上、道德上均有义务提请司法机构注意,而非任由凶手逍遥法外甚至坐收渔利;

三. 就算行政、司法当局丧失行为能力,本著民主监督、发挥在野党制衡精神,以国、亲之物力与各行业、各机构的人脉关系,也应当责无旁贷地独立组织调查,而非单尽嘴皮功夫。由是,表现出在野党的集体智慧与能力,还不及一名党外小女子发出的光;此外,也颇值怀疑,如果319事件案发于8年前,则当年之政要是否也会像当前权贵一样,对此事件听之任之?如今,由卸任院长督促在任院长负起责任,的确反映出台湾的政治症结在于道德沉沦、本末倒置、无法无天,而环视世界各大宗教教义,上天一向仅仅赐福予自救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