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言还是狂热病﹖

俞力工


报传台湾外长陈唐山针对新加坡对台独主张的批评﹐指称新加坡不过是个“鼻屎大小的国家...”﹐由是语惊四座。

其实﹐此岸政府在花大钱争取邦交的时候从来就不顾“鼻屎”(借用外长的语言)大小﹐而一视同仁。如果大陆领导人因此破口大骂“这些鼻屎大小的国家沆瀣一气﹐则此地的“打压”﹑“悲情”戏就又不绝如缕了。

十多年来﹐台北一方的“失言”不幸早已成了习惯与规律﹐以下﹐不妨列举几个典型的例子﹕

一. 千里岛害死了几个台湾游客﹐则“中国都是土匪”脱口而出。这时﹐完全不考虑台湾的治安问题至少同样严重﹔即便躲在台湾﹐商人的安全也毫无保障﹔甚至﹐绑架﹑撕票事件的绝对数字远超大陆。

二. “大陆应当分裂为七块﹗”此际﹐似乎既没想到﹐与大陆一般大小的国家比比皆是﹐为何唯独要大陆四分五裂﹖为何唯独一个弹丸之地(鼻屎﹖)要对大陆的领土主权问题说三道四﹐并偕同日本极右派政客一道﹐伤害对岸人民的感情﹖难道北京政府就不求社会安定﹐不顾领土主权完整﹐不为政权的稳定﹑不为个人的地位操心﹖

三. “我方飞弹可以打到香港”﹑“轰炸三峡大坝”﹑“你打我台﹑高﹐我打你上海”...。且不问台湾是否具有火并的承受力﹐我们曾见任何一个大陆领导人如此口出狂言﹑如此文攻武吓﹑如此营造和平气氛吗﹖

回顾九十年代初期大陆人民对台湾同胞的热烈欢迎与真挚感情﹐再对比当前90%以上的赞同“武力方案”﹐其答案只有一个﹐即台湾的政要屡屡口不遮言﹑嘴吐狂言。于是乎﹐让对岸同胞完全看不到台湾人民要安定﹑求和平的急切心情﹐看不到台湾社会的温馨与柔情﹐而误以为台湾人民有意看衰大陆﹑乐见其亡。台湾政要之如此惹事生非﹐究其原因﹐不外是一个亚热带地区短期内高度工业化造成的“附带伤害”( collateral damage)﹐即生态﹑生理的破坏导致部份人口心理的病变﹐而病变的结果﹐需要施用一种强刺激勾引同病者的相怜与共鸣。然而﹐毕竟人类的社会发展是由“热政治”(指宗教﹑意识形态)走向“冷政治”﹐从狂热步入理性。任何一个健康的社会都不能永远为少数的病态表现承担后果。2004/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