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問題如何解套

俞力工


在臺灣討論兩岸問題﹐難免接觸到“中共處處打壓” ﹑“預設‘一個中國’ 條件﹐拒絕談判” ﹐以及﹐“‘一個中國’ 原則的目的﹐在於設下圈套﹐把臺灣置於地方政府地位而後併吞” 的指責。這些觀念不論正確與否﹐的確已達到相當程度的共識。即便許多知識份子對臺北政府的不斷挑舋行為不以為然﹐也多多少少受此觀念影響。該現象﹐一方面說明臺北政府宣傳策略的不擇手段與成功﹔同時也暴露北京當局的殭硬與無能為力。

這幾天臺北外長陳唐山的“鼻屎” ﹑“陽具” 風波﹐即揭示一些台獨策略的端倪。陳在輿論壓力之下﹐非但不對受到侮辱的新加坡表示歉意﹐反倒在鄉親面前強調﹕由於媒體的“不要臉” ﹐把“鄉親內部” 的“熱絡話” 洩露出去﹐由是給鄉親們帶來困擾。對此﹐他則“表示歉意”…。這說明﹐台獨分子的興趣根本不在島外﹐也不在乎國際形像與視聽﹐只要美國的保護傘不脫套﹐又能夠籠络社会的最下层﹐调动其共鸣和野性﹐他们是无所畏惧﹑无所顾忌的。

論及上述的3個指責﹐其實體現了兩個關鍵問題﹕一是北京政府是否有必要長期拿“一個中國” ﹑“一國兩制” 和兩年前不再提及的“唯一合法政府” 作文章﹖如果從80年代初開始﹐完全回避政治問題﹐則今天的結果雖然不一定就是統一﹐但不致像今日如此之被動。其次﹐由於雙方無法結束內戰關係﹐無從達成協定﹐無從規劃和平共處的遊戲規則﹐自然﹐便引起了一系列國際活動的“打壓”糾紛﹔也造成了“設圈套併吞”的猜忌。如果北京一方繼續對政治掛帥樂此不疲﹐則必須為難以避免的後果承擔部份責任。

以筆者之見﹐北京政府20年前即應當集中力量於和平談判﹑結束內戰局面﹐並積極改善兩岸合作﹑交往的一切框架條件。至於政治問題﹐根本就應當避而不談。即便接觸到國際代表權問題﹐也可落落大方地建議“中國. 北京” 和“中國.臺北” 的平行﹑平等地位。如今﹐儘管台獨勢力在島內已形成氣候﹐鑒於國際上的孤立與美國的約束﹐亡羊補牢似乎仍舊未晚。具體辦法則是集合島內的在野勢力﹑社會賢達與北京政府從速展開和平談判。只要談判結果廣為島內同胞理解與支持﹐不論臺北政府贊同與否﹐民間均可隨時組團與北京代表團一道參加國際正式活動。

如前所述﹐台獨分子的主要興趣在於加強島內治權﹐因此決定了他們“非中國化” 策略的繼續執行。然而臺灣並非全然由其主導﹐眾多有志之士也根本唾棄其領導﹐只要北京政府能夠擺脫教條﹑善意支援臺灣一方的在野力量﹐並通過他們給予臺灣同胞最大的精神與物質保證﹐則萬沒有任憑台獨勢力囂張的道理。2004/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