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台湾的神奇双轨制

俞力工


纵观现代西方国家的发展﹐几无例外地具备两个基本条件﹕一是采取宪政民主制度。通过宪法对主权范围及人民权利与义务的具体规定﹐向不同利益群体提供互相遵守的游戏规则。各个团体既有了据理力争的平台﹐便不再诉诸于暴力与战争﹔一是提倡多元文化主义﹐以保障各群体的民族﹑文化﹑宗教认同﹐从而使各个文化既能继续发展﹐又能通过相互逾越与影响﹐促进共存与共荣。

台湾方面﹐形式上似乎万事俱备﹐然而审视其具体政策却不由令人瞠目结舌。以宪法有关主权范围规定而论﹐虽有“中华民国就是大陆加上台湾”的明文规定。但阿扁政府却篡改为﹕“中华民国就是台湾﹐台湾就是中华民国” 。此外﹐还要强调任何人不能对此违宪主张“曲解或分化” ﹐不能否定政府所歪曲的“事实” 。如果任何政府均如此肆意强奸宪法﹐任意把政党的主张取代最高大法的规定﹐那么社会还有什么规则﹑共识和安全可言﹖

多元文化方面﹐阿扁政府虽抽象地“维护多元文化” ﹐具体地却把所有认同宪法﹑认同中国文化﹑中国人的族群归类为“新台湾人” 。严格说来﹐这种否定他人文化认同的作法﹐似乎还是从日本殖民主义者学来的勾当。

四﹑五十年代之交﹐社会学家张东荪先生惊奇发现西方社会的法制建设系从具体案例开始﹐逐步发展到完整的法典﹔而中国则是先由外界引进完整的法典﹐而后逐步破坏一项项具体法令。由上述“双轨制” 的侧面﹐或可证明台湾完全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除此之外﹐也反应出衮衮诸公修习法律之际﹐更热衷的是学理之外的私欲。2004/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