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台湾的政治狂热与当头一棒

俞力工


鲍尔针对“台湾不是个主权独立国家” 的一席话使得台湾方寸大乱。令人感到离奇的不是他的言论有何新意﹐而是各界衮衮诸公长年把愿望替代现况﹐把狂热代替理性﹐拿热政治挤压冷政治﹐由是突然间不知所措。怎么说﹖

首先﹐国民政府1949年战事不利﹑退守台澎金马之后﹐两岸政府之间始终没有结束内战未决状态。同时﹐直到1992年﹐台湾的“两岸关系法” ﹑“九二共识”及“国统纲领” 均有“中国统一前…”一说。台北政府﹐直到1999年李登辉提出“两国论” ﹑ 强调“中华民国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之前﹐也不曾否定“一个中国” 和放弃寻求“最终统一” 的主张。

1999年﹐顿然间﹐凭一个交战方的领导人李登辉的一句话﹐就想取代和平谈判﹔就想结束内战﹔就想无视对方的存在﹔就想忽略内战期间两岸最终主权均属未决状态的事实﹔就想改变<中华民国宪法>有关领土主权的规定﹔就想把部份中国人改变为“台湾民族” ﹔甚至把台湾仍旧认同于“中国人”的群体也改变为“新台湾人” ﹔就想振臂一呼﹐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承认…。如此简单﹐那不像一个赌徒﹐输了钱以为改名换姓就可以摆脱赌债了﹖﹗或者﹐战争中处于弱势的一方﹐换个旗帜就可以摆脱困局了﹖﹗如此简单﹐世界上还会有战争吗﹖说穿了﹐客观现实的确要比主观愿望﹑幼稚头脑﹑宗教狂热要复杂一些。一个真正的“政治玩家” 必须具备认清现状的能力﹐同时只能在此理性﹑冷静的基础上﹐凭借自己的优势和良好愿望与对手达成终止敌对状态﹑甚至和平竞争的协议。

就台湾当前的优势而言﹐条件虽然远远不及“两国论” 提出时的1999年﹐更不及1992年和平谈判中止的时光。但是﹐无论如何﹐台湾同胞不曾与中共打过仗﹐不愿意与中共为敌﹐台湾人热爱和平就是能够争取到最大多数大陆同胞认同的本钱。不幸的是﹐多少年来﹐台北政府着眼的是如何调动外界力量向大陆施压﹔如何借助军备来自强﹔甚至口出“轰炸香港﹑上海﹑三峡大坝的狂言”来破坏和平气氛。

如今﹐鲍尔的发言﹐不过是要台北一方从狂热中觉醒﹐从沉醉中认清事实﹐而这当头棒喝﹐不只是针对执政党﹐也同时是针对所有拉巴着脑袋投机取巧﹑跟着吶喊“中华民国是个主权独立国家”的在野党。 2004/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