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尔还不够清楚吗﹖

俞力工


阿扁双十演讲强调“台湾就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就是台湾” 之后﹐才不过两星期﹐美国国务卿便当头棒喝“台湾不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事后国民党副主席王金平辩说﹐“鲍尔指的不是中华民国而是台湾﹐如果是指中华民国就严重了”。言下之意﹐中华民国应当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果真﹐中华民国正如王所说﹐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那么﹐任何独立国家都有权随时更改国号﹑修改宪法﹑加入联合国﹐甚至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邦交﹐还会有什么其它问题呢﹖

王的盲点正好在于﹐中国自1945年内战爆发后﹐即处于内战未决状态﹐也就因为一方没有征服另一方﹐双方之间又没达成和平协议﹐最终主权未决的情况一拖就拖到50年后的今天。这期间﹐先有国际社会在美国主导下承认台北政府为代表全中国的中央政府﹔后有美国为了“联中制苏” 而抛弃了台北政府﹐同时转而承认北京政府为中央政府。此后即便若干小国出于某种好处﹑始终不渝地承认台北政府﹐也依旧是把台北政府当作中央政府﹐而不是承认中华民国是一个与大陆毫无关系的“主权独立的国家”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那里呢﹖

问题在于﹐国亲两党主张的是“先让对岸默然接受此岸为主权独立的国家” ﹐而后﹐在将来的某一适当时机﹐再商议“是否统一和如何统一”(即“德国模式”)。至于民进党﹐则最好是一步跨进“台湾共和国” ﹐统一则免谈。不难理解﹐无论是国亲﹐或民进﹐所提出的都是建议﹑理想或主观愿望﹐而非客观事实(status quo) 。因此﹐其所作所为非但让北京政府暴跳如雷﹐鲍尔也不得不透过凤凰卫视的表态给台湾一方当头一棒。

其实﹐内战早就应当结束﹐两岸当局也早该拿出诚意进行和平谈判。不论对岸当局是否会允许台湾或中华民国成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谈判过程中﹐双方必须遵守业经达成的共识与协议。如果不守信用﹐任意践踏游戏规则﹐或者任性地把主观愿望当作客观事实﹐强要对方接受。那么﹐还不如毫无作为﹐不谈判﹑不接触﹐不表态﹐赖活着。这样﹐起码还维持个模糊﹐不至于让对岸感到难堪。王金平显然不懂装胡涂﹑打死不如赖活的道理。不然﹐此时此刻根本就不会沾沾自喜去迫使美国再度表态。想想﹐万一美国政府不久后明确强调“中华民国也不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则以后要求北京政府把一个美国公开不承认的“中华民国” ﹐正式承认为“主权独立的国家”就更加困难了。由此观之﹐无论是讲理﹑讲策略﹐泛蓝﹑泛绿都是半斤八两。2004/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