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尔的震撼与法理上的反思

俞力工


自1999年李登辉提出“两国论”后﹐短短5年之间﹐台湾已从“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国统纲领”(三阶段统一)﹑“两岸关系条例”(统一前的措施)﹑“九二共识”(一中二表)﹐发展到台湾或中华民国“一向是个与中国大陆不相干的主权独立国家”﹑“台湾即是中华民国”。在此强势宣传下﹐台湾任何人再提及“中华民国即台湾加上大陆”的宪法规定﹑“和平统一”﹑“中国人的民族﹑文化认同”﹐都要受到沉重的压力。尤其是年轻的一代﹐具体而言就是当前的高等院校学生﹐对两岸政治关系的认识似乎已萎缩到政治宣传的几个标签。因此当鲍尔毫不含糊地表示﹕“台湾不是个主权独立国家”﹔希望“任何一方不要采取片面行动干扰最终的和平统一”时﹐举“国”上下顿然方寸大乱﹑不知所措。笔者认为﹐如今﹐事态发展已到了必须严正反思的关头。台湾﹐不能长期不顾客观事实而活﹐更不能继续带着主观愿望而终。

就台北政府一方﹐近年来所提出的理论依据不外是﹕一. 中华民国自1912年已存在﹐而中共于1949年又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因此自然形成两个互不隶属的国家﹔二. 中华民国至少还有26个邦交国﹐因此显然是个主权独立国家﹔三. 中共不曾统治过台湾﹐因此具有人民﹑领土﹑政府﹑统治权的台湾﹐当然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4. 台湾人不曾与中共打过仗﹐因此无有“内战未决” 问题与“和平谈判”的需要。 以下﹐不妨就法理为基础﹐分别对上述“依据”加以讨论﹕

一. 国际承认一般涉及“承认国家”和“承认政府”。 作为一个国家﹐中国已存在了上下五千年﹐无需重复经过国际社会的承认。国际上唯有新建立的国家﹐如脱离南斯拉夫的克罗埃西亚﹐需要寻求国际承认。理论上﹐果真台湾正式宣布脱离中国而独立(无论自称为中华民国或台湾国)﹐则将会面临国际社会承认一个新国家的问题。这时刻﹐暂且不考虑中共的强烈反弹﹐也暂且忽略国际社会是否会承认﹐是否会认为台湾具有不借外力的生存能力﹐单单是迄今继续承认中华民国政府为“代表全中国的中央政府”的26个邦交国﹐就可能要求重新谈判和提出新条件。

1949年中共占据大陆之后﹐出现的问题是﹐国际社会究竟承认哪一个交战政府为合理代表全中国的中央政府﹖据国际惯例﹐一般是承认实际有效统治大部份领土的交战方为中央政府﹐而其考虑因素一般不在于意识形态﹐而在于势力较大的交战政府较能履行国际义务(如还债)。中华民国的联合国席位之所以能够延续到1971年﹐尽管有悖于国际惯例﹐但却凸显其唯一原因在于﹐她受到外力﹐即美国的支持。至于退出联合国﹐自然同样是因为美国决定“联中抗苏”﹐而突然抛弃了台湾这个忠实的“伙伴”。

就更改国号而言﹐其实是国际社会的惯常行动。更改国号一如更改姓名﹐完全不影响其权利与义务。就如中华民国在1971年前将国号更改为“大中国”一样﹐并不会因此使安理会成员地位或联合国席位动摇﹔任何个人也不会因为更改姓名而丧失所有权。关键是﹐中共在更改国号时并没有放弃“统一”和“收复台湾”的要求﹐因此不得辩称“中共更改国号后﹐便成为与台湾毫无关系的国家”﹔也不得主张﹐“由于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时存在﹐因此形成了两个互不隶属的独立国家”。两个交战政府﹐无论各自采用什么国号﹐只有在互相承认的情况下才能成为两个独立国家﹔或者﹐只有在征服对方的情况下才能解决内战状态。但是﹐必须看到的是﹐当前在统一与独立之间还有广大的活动空间﹐两岸人民既可维持目前的内战未决状态﹐也可追求和平谈判与互助合作﹐而不一定要坚持独立﹑逼迫中共动用武力结束内战。

二. 如前所述﹐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后﹐不论出于什么原因﹐仍有若干国家继续承认台北政府为代表全中国的中央政府﹔自然﹐他们也继续承认中华民国的领土主权为“台湾加上大陆”的宪法主张。但是﹐必须注意的是﹕一方面﹐这些国家并非承认中华民国为“与中国大陆毫无关系的独立国家”﹔二方面这些国家在国际社会不具代表性﹐因此承认与否也毫无意义。我们不难想象﹐在条件继续恶化的情况下﹐26个邦交国完全可能萎缩为1个。难道1个鸟不生蛋的小岛国的“国际承认”就能促成追求独立的台湾国的“主权独立”国际地位吗﹖果真如此﹐取得国家主权独立的条件也就太简单和太便宜了些。

三. 古今中外﹐一个国家境内出现地方势力割据﹑军阀割据﹑若干交战方征战不休的情况比比皆是﹐而各交战团体都能透过其政府﹐管辖部份人民﹑领土﹐实施其部份的统治权﹐但并不就因为如此而构成主权独立国家的条件﹐除非﹐一方能够取得其它交战方的正式承认。当前台北政府时时强调“中共不曾统治过台湾”的主张﹐实为不智之举。因为如此这般﹐只会逼迫北京一方再三采取军事手段(如演习)提示内战未决状态。情急之下﹐譬如北京政府受到的压力太大﹐以至于政权动摇﹐则完全可能孤注一掷﹑动用武力﹐以实现对台湾的统治权。除此之外﹐台北一方也不尝试通过谈判争取对方的谅解与承认﹔而是绕过北京政府﹐寻求一些毫无意义的“国际承认”﹔并片面主张自己“早已是个与大陆不相干的主权独立国家”。果真如此﹐任何一个交战方﹐在处境不利时﹐只要片面宣布独立﹐不就结束战争了吗﹖果真如此﹐战争不就如同儿戏了吗﹐同时国家独立条件不也就太轻易﹑一个片面声明就解决了吗﹖

四. 台湾政府更迭﹐由不曾与中共交战过的台湾人政府接替国民政府﹐有可能为缓和两岸关系创造了新条件。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在后冷战时期﹐台湾人要结束内战状态﹑要和平的强烈心愿﹐实际上也能争取到大陆同胞的认同与谅解。然而﹐迄今为止﹐对岸人民所接触到的信息却是 “一边一国” ﹑“轰炸三峡大坝” ﹑“轰炸香港﹑上海” ﹑“你射我100课导弹﹐我还你50颗” 诸如此类充满藐视、挑衅与敌意的狂言。也就因为如此﹐90年代初大陆同胞对台湾所表现的欢迎与热烈﹐竟随着台独份子主导的剧本﹐转化为当前的“一致主张武力解决” 。

诚然﹐当前台湾进行谈判的条件远不及提出“两国论” 的1999年﹐更不及中止和平谈判的1992年﹐但是﹐和平谈判﹑结束内战状态毕竟仍然符合两岸人民的要求。如果值此之际﹐当鲍尔直率说明美国的政策之时﹐台湾当局能够有所醒悟﹐结束“两国论” 提出以来的一切无效劳动﹐或许维持“一中二表” 还可能成为双方愿意接受的条件。如果继续挺而走险﹐则绝对不是带领台湾人民“走出埃及” ﹐而是胁迫大家一道“跳进火海” 。2004/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