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正胜的历史观缺少了什么﹖

俞力工


昨天﹐针对教科书内容的改动﹐教育部长杜正胜提 出,“‘开罗宣言’只是新闻公报,和‘旧金山和约’比较,法律位阶高下已很清楚。当然是签署的法律(‘旧金山和约’)高于一切。”

众所周知﹐由于“旧金山和约” ﹐产生了所谓的“台湾地位未定论” 问题 ﹐是以﹐让台独份子视为圭臬。但为何1943年与1945年先后为四个盟国(包括中国)首脑发布的“开罗公告” 与“波茨坦协议” ﹐其效力就不能跟一个经美国策划﹑阻止中国政府参加﹑却与战败的小日本签订的“旧金山和约” 比拟呢﹖小日本的“位阶” 就当真如此高过蒙受惨重牺牲的中国吗﹖在1943年﹑1945年战争尚未结束之时﹐可能与战败国举行国际会议﹑签订“正式” 和平条约吗﹖1945年中华民国依据上述两个共识而光复台湾﹐整个国际社会又有哪个国家曾经提出反对呢﹖光复时刻又有哪个台独分子公开表态反对呢﹖难道整个国际社会﹑全国同胞接受的事实﹐是可以在教科书上更改得了吗﹖杜正胜显然忘记的是﹐八年抗战中国牺牲了三千万人口﹔台湾割让给日本之后陆续的抵抗行动也牺牲了65万条台湾人的生命。这些血债﹐小日本避之唯恐不及﹐而杜正胜却偏偏要三番四次掀起仇恨的伤疤﹐难道中国人受的伤害还不够吗﹖。民族感情问题姑且煞住不谈﹐单单是“旧金山和约” 之后﹐接踵签订的“中日和平条约” ﹐也是由中华民国政府作为中央政府于1952年去接受日本放弃其对台澎的主权。同时在“条约”第三条中﹐更明确指出﹕日本有关台澎包括在主权之内的财产﹑债务之处置对象为“在台湾及澎湖之中华民国当局及居民 ” 。除此之外﹐一系列日本当局的声明与法院判例均再三表明中华民国对台澎具有领土主权。当然﹐这时杜正胜或许又会辩称﹕“这可不是美国的态度﹗” 果真如此﹐我们必须提示杜先生﹐1971年的美﹑中“上海公报” 的“一个中国” 主张﹐早已为“未定论” 画上了句号﹐此外鲍尔先生数天前又再次声明﹕“台湾不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不要单方面采取任何行动干扰和平统一” 。这话说白了﹐就是“台湾仍旧是个主权未定的交战方﹐最好不要胡来﹗”。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杜正胜刻意把“台湾地位未定论”(旧金山和约) 再次提将出来﹐目的即在于让大家重温这个既不体面﹑又严重伤害中国人尊严的美国外交政策﹐以达到挑拨中美关系的目的。诚然﹐美国的确是出尔反尔﹐一会儿为了鼓励中国抗日﹐而发布了把台澎归还中华民国的“开罗公告” ﹔一会儿又为了避免国际社会指责第七舰队于1950年进驻台海“干预中国内政” ﹐由是炮制了“台湾地位未定论” 。但是﹐杜先生的历史盲点在于﹐背信弃义﹑轻视传统﹑“数典忘祖﹐甚至“弒父情结” 是许多移民国家﹑地区的共同特征﹐相互之间挖挖墙脚也实在不足为奇﹖﹗ 2004/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