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民进党的庙堂

俞力工


西方主流意识传达的是“西方拥有普世价值观” 、“东、西方价值观无法调和”。 按逻辑,东方虚心仿造西方,天下就当相安无事。不幸,“东方可现代化,却无法西化” 的下文,却使东方无地自容。近年来,台湾“主流社会”宣传“台湾拥有普世价值” 也不遗余力,理由不外是台湾已昂然跨入“西方民主神殿”。

历史上首次自觉地把虚幻的制度框架抛弃,以务实的政策内容(新经济政策) 取而代之的是列宁;而首度蛮横地把框架吹嘘为“最先进制度造成最先进社会” 的是斯大林;最不自觉地把框架抛弃,以务实内容顶替的是邓小平;而最不害臊地把“移植形式、程序”吹嘘为步入“普世价值”之林的则是当前中华民国政府。

盖民主制度、议事程序至多是容纳硬件、软件的框架条件。如果执意破坏宪法、回避社会政策、挑拨族群关系、制造危机气氛﹑阴招不断,醉心于军购、金元外交与选战,则撒野仍旧是撒野,前后唯一区别在于门内或门外,议事殿坛之上或之下。至于内容、文化与习惯,则既可停留在独裁阶段,又可跌进无政府主义深渊。

笔者固然不同意西方的偏见,也看不得台湾的乱相为西方保守派提供印证素材,想强调的是,“西方优越论”属于单纯的偏见;而民进党的偏见在于双重的认同错位:一是把形式当作内容;二是误把别人的教堂当作自己的庙堂。文化沟通是古今中外的客观事实,无法调和的唯有偏见与偏见。2004/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