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柔性政变的生态背景

俞力工


所谓政变﹐当然是指“玩真格儿” 的推翻政府行为。至于“柔性” ﹐要么系指意淫﹐要么是无能。令人感兴趣的﹐不是阿扁政府为表明其“阳刚之气”﹐不断以设定“火爆议题”来哗众取宠﹐或争夺制高点﹔而是令人想起﹐中国自鸦片战争后﹐知识界便逐渐认识到﹐凭借孔孟之道﹐以及两千年孕育的“柔性国民体质” ﹐绝不能阻挡列强的暴力与亡国的厄运。鉴于此﹐百年来凡能凸显“力” 的学说﹐不论是法西斯或斯大林都能在中国大行其道。及至中共主政后﹐也不时透过血战﹑狠斗甚至自残(如文革﹑六﹑四事件) 对外宣示国民体质的“改良” 。如今﹐再经过25年的高速建设与整兵振武﹐眼看着“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 似已成为真正现实﹔而随着“柔性人格” 一并泼弃的“礼仪与斯文” ﹐旋即成为当前“文化重建”呼声中的主调。

综观150年来苦难深重的中国的曲折历程﹐的确令人感到辛酸不已。虽则“ 暴力”的选项﹐不一定是个别战略家自觉的安排﹐但环顾世界﹐斯大林﹑希特勒﹑明治、毛泽东等等所塑造的刚性政府﹐几无例外的﹐多系外患频仍之下的逻辑结果。

严格说来﹐蒋政权所代表的柔性人格﹐早当在五十年代某日退出历史舞台。如今﹐面对千锤百炼的北京政权自然更加相形见绌﹑无以为拒。在此背景下﹐台湾凡能制造“阳刚” 假象者﹐不论是政客或流氓﹐多能取得广大政治文盲的认同。唯值得注意的是﹐此刻大陆一方着眼的是和平崛起﹐而非解放战争。如果舍和平对话于武装对抗﹐则既错估了时代﹐又自不量力。

马克思谈及历史重演时﹐每每强调﹕第一次出现的总是悲剧﹐而第二次尽是闹剧。 2004/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