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认同问题的迷恋和迷思

俞力工


“多元化” 、“国际化”是当前台湾最响亮的口号,然而毋庸细加推敲,便能发现此地之“多元” 观与大西洋彼岸有天渊之别。

欧洲联盟已扩及25个成员国,语言不一、文化认同不一,但除了在社会制度上促进“趋同” 政策外,却不动“文化一体化” 的脑筋。相反的,甚至还敦促所有成员,尽快给予“外劳” 参与地方选举的权利,为的是尊重人权和正视少数群体的存在。任何外国人,如果遭遇歧视待遇,又无法通过成员国的司法管道争取正当权益,则依据<欧洲人权公约>,受害人得向欧洲人权法庭提出申诉,其裁决可对所有成员起约束作用。

就台湾的“官史” 而言, 似乎仅承认荷兰人的大驾光临才符合“国际接轨” 条件 。在此之前,汉人在台湾的一切早期活动,似乎都不具备“国际”资格。现实政策上,在台湾的大陆新娘也不得享有其他外籍妇女的同等权利。这一切,多少说明台湾政要还留有殖民地的奴隶尾巴。

多元化的真谛在于,每个人均可自由选择其文化认同。而任何粗暴干预,都可视为违反人权行为。环顾世界,大多族群冲突的确多由侵犯认同权利所引起。土耳其政府过去长期坚称库德民族为“土耳其山胞” 便为典型例子,并因此求入欧盟而不得其门。至于台湾,好不容易让“山胞” 恢复了“原住民” 的体面,旋踵又给所有中国人强加个“新台湾人” 的紧头箍。说来说去,当权者迷恋的还是50年前的同化政策,“多元化” 至多是个风雅的迷思。

2004/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