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接不成真民主

俞力工


由美国到台湾﹐凡缺少劳﹑资阶级斗争和建设社会民主经历的社会﹐均有侯选人 “口径一致﹑甚至毫无政见”的通病。原因是﹕民意调查的结果均一致﹐迎合民意的宣传自然也一致﹔既然没有代表工﹑农利益的政党﹐代表财团利益的政客也就意见趋同。据调查﹐美国五百多名议员里﹐有财团背景的“圈内人物” 占95%。台湾的比例虽然不得而知﹐但相信至少分享同样的“普世价值” 。

中西欧的社会正义向来靠工农政党的不懈争取﹔社会福利亦产生于劳﹑资两大阶级代表的谈判与协商。欧洲人明了的是﹐议会民主最早是希腊﹑罗马奴隶社会里贵族之间的议事方式﹐与广大奴隶阶级则完全搭不上界。因此﹐“抽象嫁接”后﹐只有添加平等﹑正义内容﹐才能除却“假民主” 的伪装。

至于不存在阶级抗争政治文化的社会﹐“神圣的一票”则往往不知投向何方。谁也说不出个究竟﹐哪个侯选人维护的是哪个劳动阶层的利益﹖相反的﹐倒能具体指出﹐谁是来自黑道或资方。不然﹐便是冒出几位靠电视台﹑舞台﹑擂台“收视率”起家的“明星” ﹑“名嘴” ﹑“名腿” 。最好的情况﹐则是侥幸挤进几位孤独吶喊的社会活动家。

靠“国际接轨” 搬来的“民主庙堂”既然如此虚伪﹑苍白﹑浪费﹑扰民﹐为何不干脆采取传统的“科举” 办法﹐让学术界推举各方面的专业权威来主持相应的﹑对口的政府部门的工作﹐而不是让职业政客肆意蹂躏与糟塌。在此基础上﹐人民将忙碌的是﹕如何崇尚学术﹐如何进行监督﹐如何防止物理内行在外行瞎忙。同时﹐不再会把横竖无用的“废票” 当作实现“民治” 的神圣一票。2004/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