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泛蓝的“外劳”处境与操守

俞力工


最近﹐报传沈富雄认为﹐“民亲合 宋活不久”。与此同时﹐苏起也表示﹐当前泛蓝的问题在于没有人肯退休。言下之意﹐只要价码合适﹐蓝军政要什么官都要做﹐都肯做。

其实﹐综观李登辉接任总统职以来﹐上上下下关键部门的“外来族群” 早就成为随时弃如蔽褛的“外劳” ﹐然而离奇的是﹐除了极少数如王建瑄者﹐还懂得什么是政治伦理外﹐鲜有其它疾风劲草。更加离奇的是﹐“蓝附绿﹐活不久” 虽然早已成为一再应验的规律﹐泛蓝政客非但不引以为鉴﹐甚至仍旧前仆后继﹑乐此不疲。究其原因﹐似乎有二﹕一是﹐泛蓝势力的反攻大陆历史任务早已画上句点﹐于是乎﹐只好转移兴趣﹐得过且过﹐得拿且拿﹔二是﹐泛蓝政客一向视党产为家产﹐见者有份﹐雁过拔毛﹐因此不仅仅构成李登辉辞去党主席职务后﹑国民党久久不争取亲民党﹐尤其是新党归队的首要原因﹔更造成如今宋﹑陈合作﹐追究﹑查办国民党党产的必然结果。

回顾台湾史﹐从原住民开始,到甲午战争和台湾地位未定论,到中美交易,台湾的命运始终是由岛外势力所支配。如今﹐“后原住民”突然大权在握 ﹐便误以为只要施展“正名”手段,将商品的标签加以涂改,便可鱼目混珠,混淆视听,甚至高枕无忧。实际上﹐在“国际板块”的冲撞﹑磨合过程中﹐夹在其间的小国小民从来就不具备独立自主的选择。最近,从波斯尼亚的独立,与科索沃的无法独立,我们清楚地看到,势微者独立与否,纯粹取决于列强之利益考量。然而﹐即便如此﹐小国小民起码应当审时度势﹐通达圆融﹐回避仇恨与灾难﹔至于政客﹐玉洁冰清虽是过分要求﹐但似无必要让人一眼洞穿﹑遗臭万年。

20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