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公共媒体与怪兽

俞力工


俞力工

在台湾﹐只要论及民营媒体﹐多认为这是保障新闻自由的必要措施﹐否则社会舆论定会受到国家的操纵和垄断。实际上﹐民营媒体大多以营利为目地﹐尤其是处于目前的后现代时期﹐只要能够减少成本开支﹑煽动情绪﹑提高收视率及票房收益﹐营利目的的民营媒体必然趋向于媚俗与下流。

有鉴于此﹐具有社会民主主义的政治文化传统的中西欧﹐均千方百计地使公共电视成为主流媒体﹐而其理由则是﹕一. 为了维护良好社会风气﹐就必须由公视起“头羊作用” 和“灯塔效应”﹔二. 只有保障多元信息才能构成民主议事的基础﹔三. 只有保障民众的求知权利﹐才能促成理性的民治﹑民主﹔四. 只有适当控制广告节目﹐才不至于鱼目混珠或泛滥扰民…。为达到上述目地﹐许多国家甚至制定法律﹐详加规定一个民营电视台的市场占有率不得超过20%或30%。

诚然﹐最近几年﹐在新自由主义的鼓动下﹐要求放宽对私营企业的限制的呼声不断提高﹐因此即便中西欧国家也不免受到强大冲击。

数千年来﹐人类社会不无论南北或东西﹐为了化暴戾为祥和﹐不约而同地采取一系列教化措施﹐因之塑造了今天的社会秩序与行为准则。如果突然间任由媒体宣扬色情与暴力﹐继而互相攀比﹐甚或直接侵犯妇女的隐私权﹐则那些经过几千年努力压制的“潜在原始冲动” ﹐便会像潘多拉盒子所释放的“怪兽” 一般 ﹐一发不可收拾。冷言旁观﹐冷战格局似乎曾经多少发挥了点“潘多拉” 的约束作用。如今﹐该“盒子” 既然破碎﹐四下自由泻溢的资本﹐便还原为一只只无从驾驭的“怪兽”了。

20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