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权威治国” 之我见 - 兼答水城先生

俞力工


针对本人提出的“学术权威治国”(水城君称为“精英治国”) 建议﹐水城君提出了“学术权威” 的界定﹑代表性﹑选举办法﹑监督﹑制衡与民主性等质疑。本人尝试回答如下﹕

(6) 所谓“学术权威”﹐自然是指专业界学者(至少是大专院校﹑研究所一级)共同推举的专业精英。例如﹕司法院院长候选人应当是享誉国际﹑全国的法学专家或警政专家﹔或者﹐虽非在此专业界任职﹐但其法律专业素养为专业界一致推崇的社会佼佼者﹐而决非那些取得简单学位﹑着意于启动个大项目﹑为自己树碑立传的政客﹔更非那些获得物理学诺贝尔奖﹐就自以为可以对一切问题说三道四的浑球。这点﹐似乎已对一﹑二问题一并作了回答。

(7) 为求选举办法公正﹑透明﹐似乎可在五权分立的基础上﹐委托考试院与监察院共同负责选务工作。考试院负责人与考试委员可由学术各界共同推选﹔而监察院所属各委员则可由仅仅负有监察﹑质询和罢免权的各界人民代表担任﹐其院长亦由政﹑法学界推选产生之。与西方体制显著不同的是﹐民意代表由“现代教堂” ﹐即国会移居监察院,由是失去最高权力机关的地位;而立法院则由真正熟悉法律业务的法学专家负责,其成员也由法学界选举产生之。至于国务院﹐当然也由社会科学界推举产生。同时为求政策的延续性与长效性﹐各部门领导与委员的任期应当允许多次连任﹐但至多不超过10-15年。就国家最高领导而言(如总统)﹐似可由各院首脑(国务院除外)轮流兼任﹐从而加强各院的独立性和平等关系。这点﹐算是给“监督﹑制衡” 问题作出反应。

(8) 水城君似对中国传统科举制度颇为感冒。笔者以为﹐两汉以降﹐科举制度考验的不只是读书人的经史知识﹐同时也重视策问(即政论) 。反观当前的文官高考内容﹐似乎还远落于古人智慧之后。除此之外﹐科举摒弃了封建官僚世袭制﹐这又要比西洋进步了整整八百年。中国文化之软腹在于对农﹑工﹑商的“奇技淫巧” 的严重歧视。这种世界观或可维持小农自由经济的和谐发展﹐甚至长期创造远高于西洋的灿烂文化﹐但却无法抵挡近代工业资本与强权之侵略。如今﹐经过半个世纪的整兵精武﹐似乎应当发现我们倾力调动的不止是国力与体魄﹐同时也释放了数千年释﹑道﹑儒教化所压制的一切潜意识原始冲动。换言之﹐我们的国防﹑独立是以牺牲伦理﹑道德为代价﹐我们为求得性命而抛弃了斯文与尊严。在目前的资本暴力﹑暴力文化充斥的情况下﹐精神重建的任务着实刻不容缓﹐而 “学术权威治国” ﹐不只是能够再次让士人在改善不良社会风气方面起灯塔作用﹔让“革命职业家治国” 过渡到“技术官僚治国” 之后﹐再进一步平和地推进到“学术权威治国” ﹔以突出法律专业的地位而尽快建立法制架构﹔除此之外﹐这还是具有鲜明中国文化特色的明智选择。

(9) 西方民主﹐究其根源﹐无非是十七﹑十八世纪启蒙主义时代对希腊﹑罗马奴隶社会的贵族议事程序的抽象嫁接﹐并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人自由投票﹑人人理性投票”(即民治) 设为前提。然而﹐百多年的无产阶级抗争揭示﹕在经济上﹑起点上的事实不平等的基础上﹐充其量也只能实现假民主。也就由于长期的阶级斗争﹐促成了二十世纪以欧洲为楷模的社会民主主义﹐即由左派政党坚持的社会正义来限制资本并约束自由经济。如今﹐继共产集团瓦解﹑新自由主义抬头﹑全球化雷厉风行﹐我们已可明显看到﹐凡具有社会民主政治文化传统的中西欧﹑北欧国家﹐尚能勉强维护社会民主精神﹔而带有严重文化缺陷的美国﹐以及根本不存在阶级政党制衡经验的许多第三世界国家(包括大陆﹑台湾) ﹐则只有随着资本的蔓延﹐冲击一切的媒体﹑学术﹑理性﹑人文和伦理。在这些地区﹐连绵的选举可浪费大量资源﹔可借煽情来造成人民的对立;可对社会安宁进行公然骚扰;可依据同样民调结果发出同一口径的政论与谎言﹐而最后却以“曝光率多些” 和“低层次个性”(secondary character)取胜;可撇开一切政务而钻营下一次的竞选;可在忽略长期政策规划的同时﹐着眼于如何在任期内一票捞进后20年军购案的所有回扣;可制造危机气氛而使民众几近疯狂;可在民众疯狂的情绪下达成“对外侵略有理” 共识﹐并无限扩大军备竞赛;可推动一些新的立法以约束下一届政府的施政空间﹔可放下身段成为低俗文化﹑恶习﹑陋习的逐臭之夫﹔可以让党员人数占人口比例极少数的政党左右国家前途﹑强奸民意﹐并使“民主” 不只 成为“黑金” 的遮羞布﹐甚至成为侵略依据的“普世价值”。民主﹐如此这般﹐又回复到早期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悲惨田地﹐成为启蒙主义﹑浪漫主义﹑崇洋媚外的最佳讽刺。然而﹐就华夏文化而言﹐既然只有为捍卫民族﹑国家利益而存在法西斯政治经验与架构﹐自然不得缘木求鱼、期待代表资本﹑官僚利益的集团起着制衡作用﹔同时也无法盼求短期内形成一个欧洲式的阶级政党政治。鉴于此﹐知识界唯有视国家前途为己任﹐对社会的黑暗展开无情的挖苦与批判﹐从而使国家机器迈上理性﹑科学的轨道。

(10) “学术权威” 专政?不错,即便无可避免,与其让资本、贪官、政治文盲专政,为何不把前途交予至少有长期寒窗苦读经历的专家之手?!2004/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