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不战而亡?

俞力工


谈及正题之前,首先回顾几件容易疏漏、忘却的往事。

年初乌克兰大选期间,西方媒体广泛报导反对派候选人尤先科遭人下毒一事。该消息几经渲染,终于通过第二次投票,把尤先科推上总统宝座。尤先科“遭人陷害”,体内含有戴奥辛(Dioxin)的消息,首先由维也纳三区某医院予以证实。奥地利新闻界感到意外的是,出面证实“中毒”的竟是位该医院任职的乌克兰医生。而且,该事件之离奇颇有点像台湾的319枪击阿扁事件,即既然有人使坏,为何不玩真格的?使用假造手枪与戴奥辛进行攻击均不能造成生命危险,那么“加害”目的究竟何在?虑及此,专家们都推定这不是个政治谋杀事件,换言之,更可能是苦肉计。可是,当今的是非可不是专家说了算。凡事哪怕经不起任何推敲,只要国际媒体无偿宣传、竞相报导、互相左证,假戏也能真作,泼猴不浴也冠。

两年前,当美国攻打伊拉克首都僵持不下、若干漏网消息又再三揭露美国滥炸民用设施之时,美国一方的媒体便突然为了转移视线,频频报导有关中国出现莎尔斯传染病的消息。该消息再经台湾、新加坡的炒作,加上国内某些人士的激烈回应,终于造成外界变相的封锁,使得国家经济受到沉重的打击。此时,欧洲若干传染病专家反而感到费解,按常态,全球每年均要出现二十多种类似流行肺炎,且死亡率均不低于莎尔斯,为何单单把它当作世界上最严重不过的恐怖事件?当然,中国当局也迫于国际压力,一度把对莎尔斯的斗争,描写为一场“全民战争”。笔者当时为文感慨指出,如此任由外国媒体摆布,往后只要发动一个CNN,便可置国人于死地。

其实,综观后冷战时期的绝大多数重大事件,无论是南斯拉夫的“民族清洗”、“万人坑”,阿富汗塔利班政府“参与恐怖主义活动”或支持“基地恐怖主义组织”(实际上是美国政府一手扶植),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伊朗、叙利亚“支持伊拉克境内的恐怖主义活动”、叙利亚“涉嫌谋杀黎巴嫩前副总统”等等,几无例外,均系美国处心积虑、散布出来的谣言,同时,每次都能够顺利达成战略目标。

根据上述逻辑伸引,再环视近期东亚地区的事态发展,志在统治天下的美国似乎只消鼓动其亚洲代理(如日本、台独分子),向中国进行些许挑衅,便能够引起中国民众的强烈反弹。而后再经其媒体反复渲染,保准迟早掀起一场规模庞大的反日运动。此时中国政府在民间舆论的强大压力下,甚至不免下达军令状以示卫国决心。接着,日本则趁机“被迫”反击,协同若干国家对中国进行全面禁运。最终,则导致中国经济的停顿不前、大幅衰退。如此这般,至多15年,人口膨胀、失业、两极化、老龄化、资源耗竭、生态破坏、男盗女娼等等问题随之一发不可收拾。彼时非但没有任何多余资源可以加以抢救,更遑论利用战略机遇期的积累财富,预先逐个排除危机因素。

中、日相争两败俱伤?未必如此,一来日本有诸多靠山可供输血;二来日本果真受到愚弄,也可算是山姆大叔一石两鸟的高招。

总而言之,美国是个对核反击不具备承受力的国家,因此对付中、俄绝不会贸然采取伊拉克模式的军事手段。俄罗斯的要害在于大国沙文主义,因此必须令其丢尽颜面,最后引起不断内闘和削弱。中国人的要害在于媚,每每把不怀好意的主流宣传当作真。200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