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国民党的大陆行

俞力工


国民党江、连的大陆行来得突然,不止是即刻改变了泛蓝军的“被动”、“一筹莫展”形象。对大陆而言,也顿然纾解了来自内部强硬派的压力。尤其重要的是,在美国想方设法遏制中国的发展当头,今后要想借两岸紧张局势,以“恐怖主义”来丑化、孤立中国,将是一件不易推动的事。

多年来,尽管中国当局再三强调“内政不容外国干预”。事实上,没有美国干预,就根本不存在“台湾问题”。美国的干预不仅造成两岸长期分裂,甚至对台湾内政,也一直玩弄于股掌间。例如,它可借江南事件,打乱小蒋“父传子”的部署;可以扶植民进党并把它推上执政地位;可以逼迫郝伯村放弃军权;可以阻止李登辉三度连任计划;可以表露对民进党 “不听指挥”的不满,而允许国民党要员前往大陆进行和平之旅…,自然,也可在国共之间的接触达到“抵触美国国家利益”的程度时,迫使国民党终止与北京政府的继续交往。鉴于此,往后两岸间只要是还不具备类似德国统一前的“两地人民衝破樊籬”的条件,国共修好的过程,就必须以“文火”伺候。具体而言,既不能短期改变“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状态;又不能让国民党要员空手而回,使得台湾老百姓失望;更不能采取任何強硬举措,使國民黨處境尷尬,並让台独分子宣传国民党“卖台”。

不论如何,国民党透过江炳坤所迈出的第一步,使北京政府意识到,除了“非和平手段”的威胁,与单方面在大陆改善三通框架条件之外,对台政策无论在台湾本土,或在海外,还有广大的开拓空间:譬如,直接向台湾农民引进产品与技术;直接给予台湾工商企业、科研机构合作项目与订单;把台湾身份证视为合法旅行证件;充分保障台湾同胞在大陆的投资、就业与受教育机会;在海外维护台湾侨民的利益;撮合台湾民间专业团体与大陆代表团一道,参加国际活动;扩大与台湾社团的接触面,以抵制台北政府对国民党大陆行的司法追究;拿出西德政府的气魄,对台胞专家、海外华侨一视同仁,广泛聘用于公、私机构(旅美台侨退休科技人员已达数万人)…。如此这般,只要台湾民众真正看到两岸接触的正面效果,而不是局限于“中共打压”的诽谤,那么,就不再存在任何支持台独的理由。同时,陈水扁为争取民意和巩固地位,也将剩下“跟着打和平牌”与“急独”的两种选择。前者,难免彻底与台联决裂,甚至采取某种措施,促使台独势力的边缘化;后者,则只有与激进分子一道,肆意制造事端,引起社会动荡。果真,急独手段成为官方路线,则台湾的乱象定然失去国际社会的同情,益加使美国感到烫手,同?币部赡芗铀倭桨兜耐骋唤獭?/DIV>

简言之,目前的主动权全然掌握于北京当局手中,如果政策拿捏得当,则国家和平统一指日可待;如果能够透过对台政策的成功经验,认识到“柔性”策略也是处于超强地位的中国促进区域整合的唯一有效办法,则不止是国人有幸,也是亚洲人和全世界之福。2005/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