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之举不分先后

俞力工


这次国、亲两党借大陆之旅,明确承认“一个中国原则”与“九二共识”,同时也着重提及其反对台独的立场。这是1999年李登辉提出“两国论”以来,该两党首次如此明确的表态。好些年来,泛蓝阵营的官员始终跟着李登辉高喊“中华民国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对“九二共识”也不敢正面对待。这一切反映出,该现象既是如此普遍,似乎就不能完全从个人的操守与伦理来解读。

就“两国论”而言,李、扁屡次提出“中华民国成立于191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49年,两地互不隶属,自然是两国主权独立的国家”。对此“理论”的最好驳斥,便是“内战爆发,形成了中国最终主权未决和一国两府的现状;使用不同国号,不过是体现各自对政体的表述,而不是形成两个不同国家”。但是,根据台湾的具体情况,泛蓝势力却不易从该角度切入,原因是台湾人民怯战、厌战,既不认为台湾人曾经与中共打过仗;又担心一旦承认“内战未决”,便无以摆脱战争束缚。台湾人中,图着“甘愿充当美国前沿阵地”、“挑拨中美关系”打算的并不多见,绝大多数民众抱着的是一种弱者“逃避战火”的心情,也就因为如此,“主权独立”、“两国论”的宣传虽是误导,却远较提示“内战未决”要容易凑效。

固然,泛蓝势力似乎也有呼喊“和平谈判”的选项。但以本年以前的情况看来,美国应当不会给予台湾任何一个政党径直与北京政府媾和的机会。换言之,直到今年台湾立为选举前、布什破口大骂阿扁“狗娘养的”之后,国亲两党才有亲自前往大陆交涉的可能。鉴于此,在体谅泛蓝的困境,和新局面展开之后,继续追究泛蓝官员的个人责任似乎就失去了意义。

日前报传亲民党透露阿扁也有接受“一中二表”的意愿,随即便出现对“扁宋秀”的质疑。其实,只要能够维持和平、促进两岸发展,良好意愿、和平之旅是应当不分先后的。在此当头,连战提出“希望大家再給主政者一個機會”非但是来得及时,也体现出一个政治家应有的风范。

2005-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