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机遇期还是生死攸关期 — 与胡锦涛先生一席谈

俞力工


1月24日,江泽民先生发表《为促进祖国统一大业的完成而努力奋斗》11周年之际,本人作为“台湾同胞代表”受驻奥使馆之邀参加座谈。按惯例,这是一个需要多方正面回馈的场合,目的无非是为国家对台政策的合理性提出佐证。至于建言,甚至批评,多经筛选而不了了之。

本人不曾有過“台湾同胞”意识,也拒绝扮演摇旗呐喊角色,作为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不妨借此机会传达海外知识分子的普遍心声。

台湾问题与国家安全

国民政府退守台湾固然由内战导致,但内战不外以和谈或征服告终,不致构成国家安全问题。之所以形成割据格局,并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完全是美国军事介入的结果。鉴于此,台湾问题的本质,涉及武力或非武力手段解决外来干预,而不是以武力或非武力手段对付台湾。台湾居民,有如香港居民,不能成为威胁对象,他们也从来不会对任何威胁理解或谅解。至于受制于英国、美国的地区政府或傀儡政府,无论是蒋、李、陈,或可能出线的马,均不能对改变自身的处境有所作为。充其量,其区别仅仅在于完全听从或不完全顺服。因之,此岸当局既然身不由己,彼岸当局便不能视其为威胁对象,也不能对他们的统一努力有太多指望。由是,国家统一与否,关键在于北京当局是否能够争取到台湾民心,有朝一日像东德百姓一般地,集体冲破外国势力加诸的障碍。

抱团心态还是大国风范

谈及德国,值得具体指出的是,早在德国统一前,西德政府便对东德人民一视同仁,以至于任何时期前往西德的东德人民,均能作为堂堂正正的德国人,参与各行各业,甚至担任总统、社民党党魁、外长、总理机要秘书等等职务。反观中国大陆,除了不受政治干预的文化领域,两岸同胞可以合作无间外,其他领域基本为零。该现象反映出,在当局眼下,港、澳、台,以至于海外华人,均非我类。这种狭隘的抱团心态,或由长期内战所培养,或由百年屈辱所造成,关键是,备战的抱团精神可以打垮蒋家王朝,却不能调动全体华夏人民的积极性,不能体现天下为己任的固有华夏文化道德,甚至于,还侵犯了全球华人参与国家建设的权利。

在抱团心态影响下,台胞前往大陆需要办理手续;台湾产品也非中国制造,而需要个案处理;国际场合对台胞的出现有似防贼;当整个西德政府处理东德问题总共只需要8个专人时,大陆各级行政机构却已衍生了一个庞大“台湾工业”。由是,尽管方案绵绵、召唤不断,“非我类”总觉得是个不自在的“特殊的中国人”。

25年来,中国人民在相对自由的环境里,發挥了大量智慧并取得傲人的经济增长。但是,必须看到的是,表面的增长并没有算计社会成本和生态成本。换言之,国家还需要进行大量投资和调整,才能够解决社会正义问题和生态破坏、资源耗竭问题。近来,当局提出了“战略机遇期”观点。实际上,我国面临的是“生死攸关期”。我们这个长期受儒家文化建构的社会,正如梁启超先生曾经指出,历史上只有导致朝代轮替的乱世,而无西方社会的阶级革命。如今非乱世,也不可能出现任何与当局挑战的力量。这意味着,“战略机遇期”也好,“生死攸关期”也好,今后的十几年,中国不立则亡;也意味着,国家命运多少掌握在胡锦涛先生一人手中。值此关键时刻,胡先生似可站在另一制高点,调整备战心态,打破抱团格局,调动整个华夏文化圈以及全球华人的一切力量,完成振兴中华的艰巨事业。兴亡,成败,功过,就在一念之间。

2006-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