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台湾去打谁?

俞力工


多年来,往返于台湾与大陆之间,总感到岛内实际情况与传给岛外的印象实有太大的落差。原因则极可能是,大家的注目焦点始终集中在少数几个政治明星上。由是把舞台上的道具当作实证,看着、看着,竟也认真起来。以下,不妨试举几个方面,以勾画台湾的究竟,同时也兼带说明,究竟为何引起岛外,尤其是大陆一方的激烈反弹。

若干台湾同胞是有分离倾向,但就本质说来,并非是与帝国主义一道,对大陆安全造成威胁;而是,一批懦弱不堪的人士,在大陆综合实力不断加强的情况下,仓惶逃遁。其吃相固然难看,但毕竟是个弱者的典型表现。面对弱者,中国传统文化向来主张待之以仁;而在今日中国,力主打落水狗、武力解放的却大有人在。

其次,台湾同胞大体上保留了中国数千年儒道释文化熏陶下的柔性人格。大家只消随意看个台湾连续剧就一目了然。这种人格,在西方工业革命、殖民主义与帝国主义的冲击下绝无招架之力。而“力”,恰好是清末以来所有救国存亡的志士们,呕心沥血试图解决的核心问题。古今中外,凡处于同样险境的民族与国家,不约而同地会倾向于同一结论,即举国上下必须扭成一股力量,秣马厉兵,以锐不可当之势洗雪奴役、战败的羞辱。这种通过组织力量把一个多元、复杂的社会打造成一个军事团体的做法,严格说来,涵盖了法西斯主义的核心内容。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若非法西斯日本对中国进行侵犯,民主国家又见死不救,中国究竟会走上何条道路,还值得细加推敲。言归正传,经过长期、多次战争、运动洗礼的大陆,靠“力”来解决问题,不只是已形成习惯,甚至塑造了一种崭新的民族个性。对这批群体而言,脱队形同叛逃,立地以军法处置也不为过。据民调揭示,一年前竟有90%以上民众支持武力选项,即可作为笔者分析的最佳佐证。

再者,武力解放又以谁为对象?台湾有个历史造成的有趣现象,即是职业军官多为外省子弟,而本省人至多充当两年义务兵(台湾叫“大头兵”)。这意味着,带兵的不会为台独卖命,高喊台湾独立的不懂带兵。台湾的军队就是这么个早已去势的,只能充当摆设的玩具兵。七、八年前,台湾三大军区的其中一位防卫司令(小时挚友),在晚宴上坦荡地问及笔者(不是我问他)“一旦两岸开战,台湾如何自处”。我即直率回答说:“情况类似当年西德,其国防任务在于与北约组织一道吓阻战争。万一,吓阻无效,战争爆发,德军必然随即放下武器,绝不充当两霸间的炮灰。”大庭广众之下,该防卫司令竟然仰头高呼:“你说得一点不错!一点不错!”这么一个台湾,大家要打谁?!

最令人玩味的是,从法理角度观之,中国的分裂格局当然是内战与美国干预的结果。但是,当前最微妙的问题,刚好就是对内战的不同认识。当台独分子强调海峡两岸为“互不隶属的一边一国”之时,笔者会毫不犹豫的提出如下反驳,即“中国目前仍旧处于两个交战团体内战未决状态,持不同国号和不同政体的主张并不等于成立两个互不相关的独立国家”。 对此问题,台湾一般老百姓又是个什么态度呢?他们认为,台湾人不曾与老共打过仗,也不想沾这个光,更不愿意承担任何历史包袱与后果。换言之,台湾人普遍连出面与北京当局签订终止战争的和平条约的意识与胆量都没有。因此,从他们的朴素态度出发,他们从来是和平的,因此就无法接受“内战未决论”,以及北京政府再三强调的“非和平手段”。那么为何需要6000多亿台币的军购呢?首先,这是美国政府的授意,台北不敢不从。其次,台北政客着眼的是巨额的回扣,而非真以为那些军事设备可以用来打仗。至于目前坚决反对军购的泛蓝立委,笔者毫不怀疑,一旦2008年让其胜选,也会采取某种方式(可能降低一些金额)让军购案顺利通过。台湾就是这么无奈地虚张声势,看穿了这出戏,禁不住为这个稀有物种的前途感到忧虑。

200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