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台海两岸争执的盲点


  国际潮流与次文化

  近数十年来,左倾人士多从环保的角度,认识到人类社会的发展不得求急心
切,杀鸡取卵,因而必须谋求持续的发展。

  右倾人士则从战略的角度,认识到核军备本身便可给人类带来致命的灾难,
因此以军事手段维护和平的观点必须摈弃,而应当预先以政治、经济手段消除危
机因素,来实现人类社会的和平发展与持续发展。左右两方,在“和平发展与持
续发展为最高原则”上持相同意见可说是殊途同归,同时在达成此共识的基础上,
东西两大阵营结束了冷战的局面。

  反观台海两岸的境况,一方宁可以政治独立诉求牺牲和平发展与持续发展;
另一方则为了统一目的而宁可玉碎。

  核子时代的国防能力

  早在冷战结束之前,西欧国家的军方即普遍认为,其职责在于与北约组织一
道吓阻华沙集团的进犯,如果一旦吓阻无效,其任务即告结束。言下之意,果真
敌人来犯,与其进行一场毁灭性的核子战争,不如宣布投降。欧洲的自由主义派
更是认为在核子时代不允许作任何“吓阻”设想,而是应当全力以赴地销毁所有
核子武器。鉴于此,德国当代文豪格拉斯甚至歌颂逃兵和降将,也就在这种思潮
的冲击下,欧洲国家年轻人拒服兵役者日众,由是纷纷放弃征兵制而改为募兵制。

  反观海峡两岸,一方仍旧在扩充核子军备,另一方则面对着核子威胁高喊拥
有充分的自卫力量。

  以上两现象说明,当前两岸许多人士的观念与现代潮流格格不入,自陷在一
个次文化囹圄里无法自拔。

  谁是北京政府的对手-美国或台湾?

  美国是个超级大国,国际关系千丝万缕,自然有其全球性战略部署。美国政
府之支持台独势力,意图无非是要迫使北京政府在国际事物上,尤其是核军备和
非扩散核武器问题上作适当的让步。如今该策略却造成了如下结果:台独分子以
为其实力是自身的力量与美国的总和;北京政府则以为对台湾整体的威胁就是对
台独分子的威胁,对台湾的威胁便能加强与美国较劲的能力。实际上,北京政府
与美国政府均是在打台湾牌,区别仅仅在于,美国的战略部署一贯是以外国人作
为牺牲对象,而北京政府却是以自虐来要胁对手。至于台独势力,既然是个美国
政策的延续,只要北京与美国政府双方达成某种协议,所谓的台独势力自然烟消
云散。

  谁是台北政府的谈判对手-北京政府或国际社会?国际社会按国际惯例承认
有效统治大部中国领土的北京政府为中央政府是个客观的事实。中华人民共和国
在安理会具有否决权也是个不争的事实。因此台北政府无论是在扩大国际活动的
空间上,或是在求入联合国或其他国际组织上,均需获得北京政府的同意也是个
属常识范畴的事实。数年来,台北政府在力主台独的民意代表的压力下,图藉国
际力量来达到上述目的,结果且不说精力与财力的无谓消耗,无视北京当局的存
在这一举动更是使维系了数十年的中、美、台三角微妙关系受到了挑战。

  信息的传递与障碍

  综观中国现代史,国共两方谈谈打打数十载多少也摸清了对方的个性。然而
自从七十年代以来,在美国积极支持下急速膨胀的台独势力迄今却只有忽视中共
的存在而取得成功的经验。

  根据中共当局的一贯作法,这次大规模军事演习的意图不外是:1。继1958年
8月23日炮战后,再次向国际社会与台湾的新生代表明,台海两岸仍处于内战未决
状态;2。中国的内政不容任何其他国家干预;3。台湾方面必须正视中共当局的
存在;4。武力上,共方具有绝对的优势。4。为林、郝助眩

  如果台北当局正确了解对方的信息,相信只消保持低姿态的冷静,正式要求
美国的军舰保持距离便可化解这场有惊无险的纷争。相反地,如果台湾的新生代
误以为除了本身具有充分的自卫力量之外还会得到美方的保护,并以台湾的军事
演习及要求美方加强保护来作为对共方的回答,或者,误以为共方演习的唯一目
的在于以“枪决取代票决”,并把李、连可能获得的高票视为“民主战胜专制”
而洋洋自得,那么,一旦共方发现现有手段不能达到预期效果,便极可能会诉诸
于更加激烈的措施,直到其信息为各当事方所接受。

  就目前的发展看来,台湾的反应趋向于后一种选择,多年来经济上的成就与
乐观主义显然已膨胀到政治和军事领域,其结果当然不是共方所一再警告的莫要
逼人‘上梁山”,而是撤除了“下梁山”的台阶。

  《联合早报》1996年3月24日